Spill人生音像城@七城影頁

《今晚打喪屍》:好快無貨賣

Spill,   30/06/2017


《今晚打喪屍》:

好快無貨賣



喪屍題材一直長拍長有,樂此不疲。如果由「喪屍之父」George A. Romero 在 1968 年的《Night of the Living Dead》計起,接近 50 年的發展,「喪屍片」建立了不成文的模式(例如對喪屍出現的成因、喪屍沒思想和行動緩慢、被咬過的人會變成喪屍、摧毀腦袋可「殺死」喪屍等等),後來的編劇和導演,根據這些「傳統」和其他類型片結合,創作了五花八門的喪屍電影。

為了創新,有人會突破這些傳統,企圖創出新語言——有思想,會和人類談戀愛的喪屍、極速奔跑的喪屍⋯⋯視乎創作人有多想顛覆喪屍片的傳統。

美劇《Walking Dead》播出 7 季以來,除了沒涉及喜劇風,已經嚴肅地將喪屍題材「玩得很盡」。亞洲近年也有些具特色的喪屍電影,如日本的《喪屍末日戰》(I am a Hero),以懦弱宅男漫畫家,發展成打喪屍英雄的黑色喜劇;台灣錢人豪的《Z-108 棄城》著重血腥暴力及色情。當然還有大受歡迎,溫情與動作兼備的韓國電影《屍殺列車》!

至於香港,早於1998年,已經有一部出類拔萃的《生化壽屍》(葉偉信導演),低成本製作但創作力澎湃,主要場景發生在一個面積不大,很多小舖位的平民商場,《生化壽屍》的結局(成功逃生的陳小春卻自願喝下受病毒污染的飲料)既悲涼又出人意表——雖然不少人印象最深的還是湯盈盈的「突點」小背心!

香港有一特色片種「殭屍片」(有別於西方的吸血殭屍),80 年代經劉觀偉導演及林正英等發揚光大,成為香港電影史上重要的類型片。近年有新晉導演再重拍新派殭屍片,麥浚龍的《殭屍》和甄栢榮與趙善恆合導的《救殭清道夫》,不約而同起用昔日殭屍片具代表性的演員(錢小豪、吳耀漢、鍾發及陳友等)致敬。

寫了那麼多關於喪屍片的閒話,回到主題,其實想寫新導演盧煒麟的首作《今晚打喪屍》,關心這部電影的朋友可以從這裡開始讀起⋯⋯

(注意:劇透)

《今晚打喪屍》的野心不少,以不高的成本創出新意。電影的開局是不錯的,保安員被怪獸(造型可愛的四方雞!)襲擊,吸入「能量」後變成喪屍。喪屍設定接近傳統,故事以牛榮(萬梓良)出獄後到西環粤劇社找伶人葉彩珊(吳家麗)「報恩」開始,帶出牛榮的兒子牛山龍(白只)、其死黨阿讓(張繼聰)及珊姐侄女葉真一(顏卓靈)。

牛山龍與阿讓從孩提時代相信他們是「天地雙龍」,有神奇力量,只等一次成功的變身!阿讓性格詼諧,牛山龍性格較為悲觀,白只與張繼聰私底下是好朋友,兩人幕前演出很有默契,他們扮成熊貓工作,在遊戲店遇上兒童喪屍那段拍得尖酸刻薄,很有戲劇感。

接下去的劇情,都是主角們如何在喪屍肆虐下求生。影片好像埋下了一些可供發揮的伏線:例如「天地雙龍」變身,會否另有含意?或徹頭徹尾是牛山龍和阿讓的幼稚想法?真一透露過她是調查神秘事情組織的成員(被阿讓嘲弄是《X 檔案》的莫探員),組織的架構和工作是怎樣?珊姐的粤劇社會否是個掩飾?她會否也是組織成員?珊姐突然承諾搬出及結束粤劇社,會否有特別意思?她和真一隆重保存的道具「降魔棒」會否有特別用途?散播病毒的「四方雞」是否涉及政府的陰謀⋯⋯這一切都是建基於我過去看過的喪屍片 / 科幻片的合理推測,讓我很期待看下去。

可惜,期望差不多全數落空,我以為的「伏線」,十居其九都不是!粤劇社真是粤劇社,降魔棒真是一件道具!有發展的伏線又語意不詳,例如真一的真正身份,只知道她聲稱的「負能量探測器」,原來是件對付喪屍的裝置,但之前又怎會落入喪屍手中?真一中段去了哪裡呢?

15146726780381799126637.jpg片尾 end credit 時還煞有介事出現關於真一探秘的「彩蛋」片段,令我感覺是被導演刻意「扣料」,留給「續集」,但我又沒聽過《今晚打喪屍》是系列電影,或像陳果《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 Van》般,事先張揚會有下集(但下集仍未有半點開拍的風聲),又或者是余兒的原著未寫到——我不知道,我只根據看到的電影劇情評論。

《今晚打喪屍》的縱向劇情發展空洞,浪費了開始時的舖墊,或者,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期望。電影從阿龍與阿讓知道喪屍潮爆發,阿龍收留了地產兄弟(朱柏康與朱柏謙),加上對珊姐痴心一片的外賣仔阿蛋(楊偉倫),眾人在粤劇社避難(連同陳文進,白只的「朱凌凌」樂隊成員全部亮相了),發現真一不見了,到了粤劇社的意外後,眾人被迫走到街上,劇情便開始鬆散,缺乏縱向的發展,結局面對怪獸「四方雞」的劇情設計,一度令我以為自己在看《大隻佬》,面對韋家輝式的哲思,最後直接用動畫作結,尤為突兀。

導演花了很多篇幅在横向劇情發展的旁枝,他很重視「感情」:牛榮要向珊姐報恩,安排了萬子哥「噴意粉式」的激動表白,吳家麗以撕心裂肺式的痛苦表情回應,兩位前輩級演員都很投入,但稍嫌「用力太深」,有點過火。牛榮與牛山龍的父子諒解則採取「在心中」的內歛。

導演感情豐富,不放過朱柏謙和朱柏康的兄弟情,還有外賣仔的情深 5,000 個飯盒故事,本來這些枝葉可以豐富角色,但如果為了拍這些,而妄顧了主線的脆弱便不值得。《今晚打喪屍》的毛病是劇情失衡,但導演又「鬼拍後尾枕」展現了「扣料」的企圖,會令入場的消費者很不爽。

導演投放了不少心機在製作設計,加入動漫及電子遊戲的感覺。「雙龍」和跆拳道美女聶以旋(王敏奕)使用的打喪屍道具:由雞蛋仔焗爐板改裝成的劍、髮型屋焗油器改成的血滴子及呼拉圈環形刀,很有趣。

三人的服飾有很多細微的混搭,聶以旋的婚紗造型,有向 Sam Raimi 與 Quentin Tarantino 式的 cult 片致敬。喪屍蛋變成飛彈,將人炸成骷髏頭也很絕妙,可惜很多地方只有形沒神,例如對殺喪屍的暴力都是點到即至,2015年的《戇 Scout 打爆喪屍城》(Scouts Guide to the Zombie Apocalypse)值得《今晚打喪屍》的導演參考,如何抛開心理包袱去拍 cult  片。

配樂的波多野裕介有出色的表現,主題曲〈雙截龍〉的編排很亢奮,可惜電影太早洩了真氣,未能一齊 high 爆,空餘「我哋係……天地——雙龍」的口號在空氣中迴盪。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