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余文樂

《一念無明》:苦海翻起愛恨

 

《Spill.hk》, 2016年12月11日
《一念無明》:


苦海翻起愛恨
在金馬獎勇奪「最佳新導演」的香港新晉導演黃進,作品《一念無明》安排明年才在香港公映,但十二月份安排了多場優先場,以符合來年香港金像獎的參賽資格。

黃進的首部劇情長片,導演技巧非常成熟,專業演員曾志偉﹑余文樂﹑金燕玲及方皓玟拔刀相助,豐富了戲劇表演的可觀性。電影的氣氛頗壓抑,但不是尋求劇劇性爆發的結局,難能可貴的是,作品展現了人文關懷,雖然劇中的主角都陷於人生困局,但他們都努力放下執念,尋找離開困局的道路。

從《一念無明》可以感受到黃進和編劇陳楚珩的善意,讓人找到心底的平靜和安寧。表面上,它是關於情緒病康服者阿東(余文樂飾)重新投入社會的經歷,和失敗的父親大海(曾志偉飾)修補關係,也是大海自我救贖的故事。藉著兩人身處的數十呎的「板間房」狹窄空間,折射香港社會的各種問題,電影旁及的包括香港的居住問題﹑精神病康服者的社會支援﹑公共醫療﹑經濟不景裁員失業﹑單親新移民﹑媒體生態「起底」標籤文化等等,相信陳楚珩做了不少資料搜集,她沒有販賣悲情,反而謙卑地給故事的主人翁留有希望,在充滿歧視及誤解的國度裡互相扶持。

從故事的舖排能看到導演的心思,有條不紊地營造氣氛:電影開始時,大海接剛從精神病院出來的兒子阿東同住,大海對精神病不了解,枕頭下面放了鎚子,以防兒子「發癲」來自衛。導演將阿東的經歷慢慢重組:先不交代他為什麼要接受精神病治療,只知是法庭頒令他「強制入院」。

後來觀眾們隱約知道,事情和阿東的母親(金燕玲飾)有關:阿東因為照顧患病的她,精神受到困擾,最後殺死了母親(過程和原因都留白了,只以室門縫溢出來的水,作為意象),這組鏡頭被拆碎,片段不時對應阿東的情緒起伏,「回閃」到故事中,將這椿意外拼湊重現。

一件悲劇改寫了戲中各人的命運。阿東的經歷,充滿愛與痛——背負亡母的陰影,走不出思想的死角,余文樂在後段演出漸入佳境,堪稱是從影以來最好的。

父親大海的前半生只懂逃避,他懺悔過去因為「不懂」如何面對人生現在回來,明白「不是所有事情都可外判給他人」,照顧阿東是他唯一能補償的事。兩個「回不去」的人在數十呎的劏房內,爭取一點喘息的空間,偏偏如劏房租客所言:香港,就是沒空間!

阿東的女友Jenny (方皓玟飾)要負擔阿東欠下的債務和獨力供樓,以前計劃好的將來全部幻滅,她藉著信仰找到心靈的釋放,學懂「寬恕」阿東,還一番善意帶阿東到教會,可惜那是不適用於阿東的方法,反而令他再度陷入迷陣。方皓玟戲份不多,短短兩幕(餐廳及教會)演得很細緻。《一念無明》是 2017 年最值得留意的佳作。

《救火英雄》:吸煙的男人

救火英雄 99

(原刊 av magazine 03-01-2014,這是增訂版)

AVM Review

《救火英雄》:

吸煙的男人

之前寫過一篇名為<扯火電影>的文章,評論彭氏兄弟導演的《逃出生天》,基本上是有彈無讚。看了郭子健的《救火英雄》,我是相當高興的,他的成績遠勝《逃》,也印證了我認為好的火災電影不能忽略「火的性格」–火,也是主角之一。

救火英雄 98

《救火英雄》與《逃出生天》都是消防員的故事,對於這群滅火者,要有一定的著墨才好看,《救》有的人物有戲劇衝突及矛盾,從開首的一次失職內部聆訊中,帶出了3位好友(謝霆鋒、余文樂及安志杰)的關係和之後的仕途各異,然後再介紹龍鼓灘消防局內其他角色。

人物的設計雖然離不開通俗劇的典型俗套,如謝霆鋒的表面落寞,余文樂的愛子心切,安志杰的攻心計……我覺得導演感興趣的角色,其實是經驗豐富的總隊目任達華,也藉他在後段把戲推上高潮。

救火英雄 SIMONYAM

劇情設定在平安夜中一連串巧合事件,引致全港大停電,確實多不合情理的地方,或多或少歸咎於人的自私心態,忽略安全,總之要製造這隊消防員孤立無援的處境,導演也沒有浪費筆墨去描述香港大停電的情況,電影回到最基本的設定,如何在發電廠火場中拯救生命?集中寫濃煙裡,消防員的勇氣與取捨。

救火英雄 04

這座「先進」的發電廠,突然變成危機四伏的地方,也是較難令人信服的,但觀眾的視線很快被轉移到幾位英勇的消防員身上。

從片首的字幕道出,火場中消防員最致命的敵人是「濃煙」。導演對「火」的領悟令人驚喜,他甚至將火和煙提升到一個「浪漫化」的層面,甚至透著點點哲學思維,與相對較為「俗套」的救援驚險情節配合,節奏掌握得很好,突破了災難類型片的框框,很有導演的個人風格。

救火英雄 02

任達華飾演的消防總隊目李培道是帶動劇情的主要人物,據郭子健透露,角色是片中顧問退休消防總隊目Sam Sir的原型(中文名字「培道」借了給任達華,英文名字Sam則借給了霆鋒 !) 李培道的名句是要「戰勝煙,便要比煙更毒」,最後亦是他一次果敢的判斷,將濃煙引到他的方向,救了其他隊員,那一幕拍的很有型格,電腦特技的運用沒有掩蓋戲中的人情味。

救火英雄 03

電影的結尾也離不開災難電影中,主角為了大局而自我犧牲,這幕是煽情的高峰點,幸好導演的浪漫情懷又適時發揮作用,「塵爆」的一幕很浪漫,摒棄了對白,只用幾組現實與想像交錯的慢鏡頭帶出氣氛,華哥,霆鋒,安子杰在粉末紛飛中抽煙,更是淒美。

還有,香港電影,拍「香港的消防員」至為重要!戲中向成龍大哥「致敬(其實是取笑)」一幕(大哥早年曾籌拍消防員電影,連演員也去過八鄉消防局受訓,但最後沒開拍)更令人忍俊不禁。

《血滴子》: 眼滴淚

血滴子_99

(原刊 AV Magazine 04-01-2013)

AVM Review

 

《血滴子》:

 

眼滴淚

 

劉偉強導演的《血滴子》是花了很大的心思,和動員了很多人力物力財力方能完成這部場面偉大的電影,亦正正因此,盡顯劉導演的「大而無當」,裝胸作勢,堆砌悲情的作風,令影片縱有華麗的外表,卻不能動人以情。

 

先從《血滴子》的結尾開始說起,阮經天飾演的血滴子頭目「冷」向乾隆皇帝的進言,這一場傳遞了導演心中很「宏觀」的主題,「冷」問乾隆「盛世」是什麼,乾隆沒回答,但他的心態是要先除去前朝留下的污點,「冷」說天下間造反的人,全是吃不飽,走投無路的人,如果他們有飯吃,便不會造反,只要清朝能令子民溫飽,那便是大清的盛世。這一段的「反思」其實在之前的120劇情中沒有舖排,至少我不會覺得「天狼」(黃曉明飾) 因為吃不飽而抗爭的人,他追求精神上的解放(他的造型像耶穌),他的「走投無路」是遭到政治逼害,「冷」經過和「天狼」這段交峰後,及目睹御前侍衛海都(余文樂飾)的殘酷手段,仍然相信吃飽便能有盛世的思維,未免太可悲了。

血滴子 09

 

「盛世論」的「河蟹思維」,證明近年在中港合拍潮流下最吃得開的幾位香港導演,都是經過自我洗腦的國民教育。

血滴子 10

 

當然,劉偉強想告訴觀眾這群朝廷殺手的悲慘命運,是源於對政權的愚忠,以至埋沒了判別是非善惡之心,但導演卻將大部份時間來強調他們之間的兄弟及弟妹情,這本也無可厚非,可惜劉偉強是個不懂「情為何物」的人,他只懂堆砌死別的煽情畫面:一個演員的近鏡,然後眼角慢慢掉下一滴淚的場面出現了多次 – 這就是劉導演最愛表達「感情」的方法,再加上同袍穆森(李宇春飾)以血肉之軀抵禦朝廷火槍隊,及「冷」哭到鼻涕也濺出來的慢鏡特寫,又一次證明劉導愛灑狗血的僻好,用力過猛卻毫無感情,對比本片監製陳可辛的《投名狀》,同樣是描寫「狡兔盡,走狗烹」的所謂和諧盛世,陳導對三位結拜兄弟的處境及命運,便有較深入的感悟,試對比二虎(劉德華飾)在自戲曲時的哭戲,和「冷」的鼻涕戲,便知道煽情層次之高低。

血滴子 08

 

《血滴子》寫得最好,最有感悟是穆森這角色,大有「如果命運能選擇」的浩歎,而「冷」把最後一柄血滴子兵器交給她,叫她「用它好好做一次生命中認為正確的事」,是全片最好的一句對白,也是唯一令我感動的場面,力量大於劉偉強拍一千個「無知」婦孺村民的特寫。

血滴子 06

《車手》: 轉彎抹角

(原刊 AV Magazine 22-06-2012)

AVM Review

《車手》:

轉彎抹角

 

鄭保瑞導演的《車手》是個大膽的嘗試,有別於我們慣看的「飛車」電影,它不是《頭文字D》,也不是《極速傳說》;它不拼「速度」,不是鬥快,不是在公路上狂踩油門,風馳電掣,而是如何以「8000轉,2咪車,要衝的時候便去到盡」拐過後巷中一個近乎90度的直角。《車手》是關於駕駛人的故事,他們鬥慢,鬥機智靈巧,如何在被追捕時匿藏,而不是名貴跑車展覽。

鄭保瑞要挑戰的是香港觀眾習慣的觀影方式,他們入場的期望主要是看飆車及炒車,即使難看如馬楚成導演的《極速天使》 — 只是一堆繪製粗糙的CG特技鏡頭,也是在拼「速度」。《車手》的預告片也沒有提醒他們,那可能是另類的賽車電影,觀眾以為是兩個熱血警察勇鬥飛車黨的故事。

兩位主角黃秋生及余文樂的性格刻劃得不立體也是影片的瑕疵,基本上是老差骨與熱血新仔的組合,描寫黃秋生的筆墨及層次還算豐富點,他表面上工作態度敷衍,在反飛車的特別隱形戰車職務隊中等退休,但其實他曾經是個駕駛技術精湛,查案經驗豐富,心思細密的重案組探員,在一次緝拿飛車悍匪郭曉冬的過程中失敗受傷,從此留有心理陰影,調職交通部是心理上的逃避,他說「車撞壞了可以修,人撞散了便沒命。」

反而,余文樂的性格較含糊,只知他喜歡飛車和炫耀,而他為何當警察,鍥而不捨捉拿飛車黨的心態,除了可「合法飛車」外,便沒詳細交代,他與醫生徐熙媛的感情線也沒有開展,徐的角色有點多餘。

電影的轉折點是郭曉冬再出現犯案,與黃秋生再度對決,高潮戲是余文樂承傳了秋生的技巧,與郭的終極對決。兩場戲如前所述,不是鬥快,而是鬥巧,郭與黃是在暗黑多彎的山路上轉彎抹角,以逼搶及攔截方法,累對方「炒車」。而結尾余要在停車場搜尋匿藏伺機逃走的郭曉冬車子,他不斷利用狹窄的彎位脫身。

《車手》是刻意有別傳統的飛車電影,以營做警匪對決,慢速跟蹤的緊張氣氛,取代鬥快及製造破壞;雖然劇本存在不少明顯的漏洞,但鄭保瑞的探索精神是值得嘉許及尊敬的,他堅持少用特技拍攝的飛車場面,在香港狹窄的街道拍攝更具壓迫感,難度也十分高。他強調的車手精神「唔好望住人哋尾燈,學識控制自己架車,唔好比人哋帶住走,行自己行嘅路」也不厭其煩借秋生的角色說出,希望觀眾明白,《車手》不單止於賽車。

從《狗咬狗》、《意外》到《車手》,鄭保瑞也身體力行,走他認為該走的香港電影路,不隨波逐流。

愛在煙霧彌漫

( 原刊  AV Magazine 02-04-2010 )

隨著香港國際電影節展開,今年破天荒地有10新 港產片世界首映,我看了幾部中型製作,驚喜無限,展現了港片的靈活多變,希望2010香港電影再發力,在大歷史大論述的合拍作 大風潮下,闖出一條新路,也希望香港觀眾重返戲院,支持我們的導演拍我們的題材。

最令我驚喜的是《打播台》及《志明與春嬌》,由於後者已經公映,所以先談 彭浩翔這部新作。

《志明與春嬌》這名字,可追溯到90年代台灣藝人張菲主持的綜藝節目內的同名攪笑環節,「志明」與「春嬌」都 是用來調侃台式文藝片的老套角色名字。後來有流行樂隊五月天把它用在了歌名。

名字用在這部由彭浩翔及麥曦茵創作的劇本,有反諷意味,香港的《志明與春 嬌》是充滿現代氣息的,描述兩位城市人的一段不確定的戀愛關係。

關係萌芽及滋生的環境也十分「香港」--源自辦公室及公共場所全面禁煙法 例實施開始,一眾煙民被逼到街角及後巷吸煙,造就了在鄰近工作的陌生人每天都有碰頭機會,大家圍著煙灰缸吞雲吐霧,像圍爐夜話,話匣子就此打開。

張志明(余文樂飾)及余春嬌(楊千嬅飾)的愛情,在這煙霧彌漫的特殊氛 圍:煙民眾聲喧嘩,搬弄是非,粗言穢語,爛gag鬼故中慢慢發展。余文樂與楊千嬅演得舒服自然,我認為是他們迄今最好的幕前演 出。

我曾經想過拍攝煙民圖象,因為禁煙條例下,時常見到衣著入時,或身穿制服 的人,靜靜地在石屎森林某個角落抽煙,好一幅淒美的城市景觀,很有Edward Hopper 畫中的意景;我不是煙民,從少 到大未曾抽過半支煙,也曾經硬著頭皮問可否為那些城市煙民拍照,結果被拒絕,只有一位小姐肯聽聽我的意念,但還是迴避上鏡,放棄了這個拍攝計劃,現在慶幸 有人做了差不多的事情。

除了煙,SMS短訊也是電影的另一主角,志明 與春嬌不斷透過短訊溝通,有時是閒話一句,有時是噓寒問暖,繁忙的都市人便藉這些在網絡「嘟來嘟去」的片言隻語,慰問寂寞心靈。愛情,是縹緲煙霧與交錯短 訊的隱喻,看似存在,又似不存在,似實猶虛。

《志明》道出了現代愛情的不確定性:大家都在猜度摸索,渴望穩定又害怕表 白,擔心「穩定」帶來承諾,我們都害怕承諾--當春嬌說要轉用和志明相同的網絡商,節省互傳短訊費用時,志明猶豫,甚至有點退縮,因為他知道彼此的友情將 要邁進另一階段,愛情不是隨意發出的短訊,不是裊裊上昇的輕煙,是要維繫一段「實際」關係。

「你是何時愛上我的?」電影另一打動人之處,原來確認一段愛情關係,往往 來自對方一句漫不經意,但非常窩心的說話,春嬌愛上志明的一句,是躺在時鐘酒店床上的:「有些事情不急於一晚做完,我們又不趕時間。」

同樣地,要結束一段平淡關係(像春嬌與同居男友5年 的關係),往往需要一次衝動後的冷靜,她淡然地帶走行李時,方發覺原來沒放下過甚麼。

彭浩翔與麥曦茵一次漂亮的合作,互補不足,彭浩翔洞悉男人很「狗」的心 態,麥曦茵為劇本注入很多青春氣息,及跳脫的語言,像志明的港式SMS英語,絕對是很地道的。還有這句 「i  n 55!W I 」。

感動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