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劉德華

《長城》:野獸進城記


《Spill. hk》,  2016年12月28日

《長城》:


野獸進城記
在 2016 年 12 月,有兩部很矚目及惹人談論的中國電影出現,先是張藝謀的《長城》,然後是張嘉佳(王家衛背後發功)的《擺渡人》。

對於《長城》,雖然是刷新紀錄的中美合拍大片,總投資八億多人民幣,創了新高,但不少大陸觀眾對「張藝謀」三字都有敵意及貶意,大有等著看又等著罵的複雜感情。正當人們等著抨擊《長城》的華麗與蒼白時,《擺渡人》適時出現了,它直接挑釁觀眾,以胡鬧方式來實踐王家衛風格,雖然有消息說《擺渡人》大部份是由王家衛操刀的。
《擺渡人》成功地擺渡了張藝謀,批評者回頭看看,原來《長城》也不是太差。
很多人喜歡過張藝謀的早期作品,欣賞他的誠意。近年張藝謀愈拍愈大,《滿城盡帶黃金甲》、《英雄》與《十面埋伏》都是大製作,他雖然偶爾會像《三槍拍案驚奇》的奇片來嚇一嚇大家,但基本上張藝謀是沒法走回頭,連他自己也在訪問說:不要期望我再拍《紅高粱》或《秋菊打官司》吧!人總要向前看,接受新的挑戰。
對張藝謀而言,新挑戰就是拍攝國際級大片。將《英雄》和《十面埋伏》的規模再升級,會是怎麼模樣?《長城》的構思非張藝謀原創,原是美國電影 Max Brooks 及 Edward Zwick 的點子:西方美雄在長城打怪獸,然後和中國美女滾床單……想起也興奮,原定由 Edward Zwick 執導,多年來一直未能落實,終於迎上大國崛起,中國電影勢力影響荷里活的年代,《長城》終於可橫空而出,實在是全球影迷之褔。
最終來到中國城牆是麥迪文,與《無間道》/《無間道風雲》(The Departed)的劉德華 / 劉健明在古代重逢。《長城》的時代背景含糊(資料說是宋代),僱傭兵威廉(麥迪文)與同伴逃避敵人追殺,來到了長城外,被中國士兵發現,威廉說曾在暗黑中斬殺了一頭異獸。
鎮守邊關的邵殿帥(張涵予)大為緊張,原來中國軍隊已在長城嚴陣以待,嚴防每 60 年出現一次的猛獸「饕餮」來犯。牠們是嗜肉猛獸,集體行動,聽命於一隻「獸王」,傳說是因古代的帝王貪婪,上天引入饕餮懲戒之。
邵殿帥手下有將領林梅(景甜)及王軍師(劉德華),兩人另一作用是和麥迪文說英語對白。景甜是絕對要留意的中國女演員,不是讚她演技好,而是她家底厚,人脈廣,《長城》之後幾部荷里活大片,如《Kong: Skull Island》和《Pacific Rim: Uprising》都有她的份兒。《長城》英語三人組中,景甜戲份和麥迪文差不多,連彭于晏﹑林更新等已能獨當一面的男星都只能演大配角,可見《長城》的陣容有多強勁。
一如所料,《長城》是張藝謀 show off 之作:極盡華麗之能事,電影情節雖然是人獸大肉搏,有點殘酷,但張導永誌不忘「場面先決」的道理,畫面必定要「靚」,「靚」可以駕馭常理,所以城牆上響戰鼓,也是要舞蹈式;士兵的盔甲也以不同的奪目顏色區別,展示不同的功能,以「藍盔甲」隊伍最搶眼,由清一色美女組成,工作也最危險——腰間繫繩,由城牆飛躍而下,近距離以長矛刺殺猛獸,隨時以身相許,被噬至血肉模糊。其他隊伍配備各式武器迎敵。很欣賞設計師的心思,武器都很有古風,配合想像力創造出來,如藏於城牆的剪刀及響箭,襯托主角麥迪文的一把舊破弓。
張藝謀不忘在沙場戰陣中,展現像「2008 北京奧運開幕典禮」的美感人海,在高角度下,這些七彩繽紛的士兵在強勁配樂下輪流被猛獸撲擊,非常悲壯。
《長城》不是很差的電影,雖然角色性格都像紙版人般平面,但至少它有簡單的故事,看這種大片,「場面 + 特技」是重點,觀眾起碼不用捱劉德華在《天機:富春山居圖》及《偷天特務》的演技。劉德華很在意英文對白,說來小心奕奕,每個尾音吐字都很清楚,一絲不苟,像個準備英語口試的考生。《長城》的特技鏡頭很多,3D 效果可觀,導演也不吝嗇,成千上萬的饕餮展現眼前,絕無遮遮掩掩,「獸王」也有特別造型,喜歡《侏羅紀公園》的觀眾應該滿意。
電影中的「饕餮」生性狡滑,但會汲取經驗而進步,這次牠們學會「暗渡陳倉」和「聲東擊西」,強攻之餘,挖掘地道穿過長城,向城市推進。「饕餮」的數目眾多,多如蝗蟲,被牠們衝破防線,進入中土便不堪設想,這個故事教訓我們:要打敗中國人,數量一定要比中國人多。
幸好「饕餮」思想單一,完全聽命「獸王」,收不到「獸王」的 Wi-Fi 訊號便會僵硬不動。麥迪文與景甜就是利用這弱點來出奇招對付牠們。有些心腸壞的觀眾猜度,「饕餮」是影射中國人:數目多﹑盲從和很容易佔領及蹂躪鄰近城市。

Advertisements

《風暴》: 瘋起了

風暴

(原刊 av magazine 20-12-2013)

AVM review

《風暴》:

瘋起了

近年在一些荷里活科幻片,看見以電腦特技繪畫香港被摧毀的景象,例如中銀大廈倒塌、灣仔會展爆炸及貨櫃碼頭成為一片火海,嚴格來說,這是災難片。

如果將整個中環封鎖,來一場重火力的警匪槍戰,讓車水馬龍的畢打街霎時成為槍林彈雨的戰場 – 如果香港能拍出這樣一部警匪片,真是想起也興奮,因為難度極高,至少政府不會讓電影工作者在中環長時間封路拍攝。

風暴 97

《風暴》向難度挑戰的,導演袁錦麟勇氣可嘉,雖然只有一小段槍戰是在中環實地取景,其餘是搭景加上CG,但之間的鏡頭互相剪接,也做得不錯。可惜《風暴》後段失控,錯將一部好好的警匪片,拍成一部「中環淪陷」的災難片,其中林家棟一邊逃生一邊地陷的場面(還有地鐵在行駛),很遺憾地成了本片的「笑場」。

前半部《風暴》很有戲劇張力,集中描寫高級高級督察呂明哲(劉德華飾)的複雜心理變化,由一位奉公守法的警察,受到匪徒曹楠(胡軍飾)多番挑釁,之後因為禍及線人唐強(姜皓文飾)父女,呂明哲悲慟中開始失衡,變成不擇手段要把曹楠入罪。

風暴 99

支線是呂明哲遇上舊友陶成邦(林家棟飾)  ,邦專為罪犯善後,他為了女友決定洗心革面,也成為往後行動中呂明哲不得不「利用」的人。《風暴》的主線,理應落在呂明哲與陶成邦兩人的微妙關係,只要雙方念頭稍轉,局勢便會改變,可惜導演在後半段迷失於過度的動作大場面中,犧牲了本應很有戲味的兩個角色。

風暴 94

好的警匪片,不能忽略對奸角的描寫,寫得好的話,會令影片更有劇力,《風暴》的大反派一直是曹楠,他的囂張跋扈,尚算有著墨,但突然冒出來的啪哥(呂良偉飾)便很突兀,他像是個全無計劃的悍匪,旨在攪亂局,不幸他的一句「打風唔駛打劫呀」又成了笑位。

風暴 98

如果影片的規模能縮小一點,例如做成一場困於中環的城市「巷戰」,效果可能更好。現在成也動作,敗也動作,因為要製造一部中港合拍的大片,更是香港「首部3D警匪片」,導演在壓力下可能被迫瘋了,那些大爆破場面完全失控。

風暴 87

《風暴》有很好的演員,劉德華很落力,一副「殘樣」令角色更有深度,可惜後段成了炸不死的英雄。姜皓文、林家棟及姚晨都很出色……真的,如果沒有「地陷」,沒有「電視台直播家棟逃亡被貨車撞倒」,沒有劉德華在監房的「河蟹」結尾,這會是一部很好的電影。

風暴 93

《盲探》: 你是我的眼

盲探 (2)

(原刊 av magazine 05-07-2013)

 

avm review

 

《盲探》:

你是我的眼

 

 

 

《盲探》最特別之處,是塑造了一個演出很off beat的劉德華。「心盲無明」是本片的宣傳句子,而劉德華用了很多肢體語言及帶點誇張的表情來演繹前神探莊士敦,令人耳目一新,配上鄭秀文駕輕就熟的傻大姐女警何家彤,在胡鬧中激盪出很好的喜劇效果。

盲探 07

杜琪峯嘗試兩種不同風格拼合於《盲探》中,開局非常之流暢醒目,確立了莊士敦與何家彤的鮮明角色性格,莊士敦過往太投入工作,以至視網膜脫落沒好好處理,最後失明。失明給予他新的開示,像是上天給他的使命,叫他關心一些沒人會留意的未結案件。何家彤是個身手敏捷,勇往直前的人,認為查案鍥而不捨的莊,可以協助她尋找失蹤多年的兒時好友小敏。

盲探 08

莊幫助何尋人時,同時分心繼續調查其他案件。在追尋小敏下落時,兩人亦發覺多宗女性失蹤案件,可能涉及同一名疑犯,兩人以被害者的角度思考案情(此段和《神探》劉青雲查案的方法很類似),莊士敦藉何家彤的眼睛,「看見」更多蛛絲馬跡。

盲探 09

撇除了劉德華與鄭秀文的歡喜冤家式演出,《盲探》其實很蒼白,片初莊士敦苦思不解的「懸案」原來都不懸疑,反而有太多明顯的線索,警方不會愚蠢到不會察覺,以殮房工被殺一案為例,警方原來知道早班員工(林雪)在命案發生後辭職及領走一筆原屬於死者的彩金,探員(郭濤)還知道林雪身處澳門,卻沒人繼續調查,要讓莊士敦來處理。

 

莊士敦從小敏失蹤案引申出一連串類似的案件,兩人很快便歸納為同一疑犯(的士司機)所為,理據很弱。時間所限,導演急就章地讓它成立,更匆忙地安排疑犯(姜皓文)出場,而且一擊即中,完全破壞了之前抽絲剝繭的查案氣氛。姜皓文出場,旨在令兩位主角共度患難,迸發真愛,可惜劇本的「真氣」已洩,無力將劇情推向高潮。

盲探 17

《盲探》想將喜劇及心理懸疑效果兼收並蓄,結果節奏失衝。「失明」的主題也沒有深化,令他失明的案件,和現在偵查的沒有扣連,他與何家彤的關係,欠缺像《大隻佬》的「宿命」牽引,也沒有了因和尚的感悟,卸下一副臭皮囊。

 

莊士敦的失明,只為了讓劉德華的演出增添趣味,看他神經質地呼叫,及單純地對夢中情人高圓圓一往情深。劉德華已經很盡力去破格演出,惟有時真的太自覺,有點造作。

 

 

《桃姐》// 細節

(原刊 AV Magazine 02-03-2012,這是增訂版。)

人生音像城

細節

《桃姐》終於公映了。

自從去年葉德嫻獲威尼斯影展最佳女演員後,本地觀眾一直期待看這電影,但由於排片策略,延至本月才正式上映,去年年底《桃姐》特別放映了數場,以符合角逐金像獎的資格,相信再獲獎的機會很大,我衷心希望許鞍華導演能被嘉許,因為她是值得的。

我在兩個多月前看《桃姐》的,在尖沙咀的一個又高又大的商場,散場時,沿長長的扶手電梯而上,眺望落地玻璃窗外,仍然可見區內僅存的幾幢較舊的樓宇,被四周的高樓圍繞,我們的城市太壓迫,一點喘息的空間也沒有,《桃姐》給予我一個放慢腳步,看清楚身邊親朋好友的機會。

《桃姐》非常細緻感人。許鞍華加上葉德嫻,兩位都是十分注重細節的人,劉德華也靜靜地在旁配合。整部電影很平和安祥,許鞍華含蓄處理生離死別,她的真誠令作品有恆久的生命。我哭得一塌糊塗了,不是悲情,而是為人與人的相知相遇,互相關懷愛護而感動。我向《桃姐》所有工作人員致敬。

寫這篇文章前,我剛寫完另一篇關於《傾城之淚》的(刊於今期Review欄目內),原來一齣壞電影也可激盪情緒,它處心積慮,想觀眾感動,但卻盡現其虛假浮誇,而《桃姐》卻是淡淡然放在眼前,已經令人低迴千遍。

許鞍華已經到了能靜觀世情的境界,她從生活中取材,發現真實的美,自能感動人心,從桃姐身上看到人與人之間互相愛惜包容的情懷。許鞍華很清楚和注重細節,由《天水圍的日與夜》到《桃姐》,一直保持那份真實感:天水圍獨居的婆婆在燈泡壞了的情況下煮飯,桃姐如何為少主人烹調鹵水牛脷,都拍得鉅細無遺,《桃姐》心思都反映於細節上:桃姐經過的深水場舊區街道、桃姐的衣著、說話語氣小動作、護老院場景及生活點滴,例如那些讓藝員在鏡頭前展示虛假的愛心的電視台慈善探訪show,都很具真實感。把這些細節拍好,戲便能打動人心,而「細節」並不是將不經選取的日常生活照搬上銀幕,或是像某些電視台劇集「慌死無人知」他們做了資料搜集,例如以醫生做主角的劇集,急不及待於在開頭數集便呈上大量專用名詞,之後便回復婆媽情節。

許鞍華想我們留心生活細節,而不是看桃姐如何中風,如何病重死去 — 這些別人會用心經營的「感動位」,她都以暗場交代,甚至桃姐的喪禮,只拍到少主Roger(劉德華飾)說了一句悼念辭,院友堅叔(秦沛飾)到場時便cut掉了,這些都不是導演覺得最重要的,她去掉煽情的部份,想觀眾從桃姐這位老僕人的生活細節去了解她,體會她的心態,一直獨身的桃姐大半生照顧別人,個性堅強,晚年孑然一身,預計自己在護老院終老,不奢求少主的反哺,她始終不想僭越那條主僕界線,但她又渴望主人一家的關心,雖然口中叫Roger「沒空便別來」探她,但當Roger離開時說「下次再來」,她又緊張地問「下次即是何時?」桃姐其實介意自己沒有親人,喜歡別人將Roger當作她的乾兒子,讓她可暫時陶醉於代入「母親」角色,因此極討厭院友稱她為「妹仔」。

葉德嫻的演出也非常成功,不是光穿上了桃姐的衣服那麼簡單,她很細緻,事前應該觀察了很多老人家的神態動靜,然後很不經意地放進角色中,加上在很真實的場景下演出,更令人信服。葉德嫻演活了桃姐那份慈愛及倔強,她雖然辛勞了大半生,但很明白自己步入晚年時,不想成為少主人一家的負擔,她堅持要去護老院住,甚至要自己付錢,她明知院友秦沛借錢去嫖妓仍然給他,只說若他仍有心有力,「食得由得佢食」(由得他吧),這些都是桃姐作為一個角色的微妙之處,加上護老院主任(秦海璐飾)其他院友(許素瑩飾演的年輕長期病患者,梁天飾演會說英語的退休校長)的故事,令《桃姐》這部電影更立體。

稍為遺憾的是劉德華想很淡然去演,但仍然很自覺。他已經很努力地低調,披件風衣,揹個背包,穿一雙波鞋去演一位普通的人,但仍覺得他在演出「不演」的方式,有一幕很有趣,他飾演的電影製片人,和徐克、洪金寶及投資者于冬在開會,那一刻徐克是演徐克,洪金寶是洪金寶,但怎能說服觀眾劉德華不是劉德華 ! 有時星味太重也是一種負擔。

I don’t wanna say goodbye, 少林。

( 原刊 AV Magazine 03-02-2011)

人生音像城

I don’t wanna say goodbye, 少林。

我一早應該知道,《新少林寺》不會是《緬甸豎琴》,因為陳木勝不是,也不想做市川昆,《新少林寺》只會是一部動作片,縱然我還是帶點期望去看。

一個跋扈猜疑心重的軍閥侯杰( 劉德華飾),經驗巨變,被下屬背叛,痛失愛女,妻子離開他,他得少林方丈收留,「佛渡有緣人」不計較曾經犯的錯,只要來到了,便是有緣人。

電影的佈局其實是有很多思考的空間,例如身處亂世,少林寺如何自處,不捲入塵世的紛擾中。前段方丈勸導入寺捉人的侯將軍不要妄造殺孽:「心無畏懼,遠離顛倒夢想,心善,處處是淨土」時,反被侯杰嘲諷:「我不殺他,仗繼續打,這才是殺孽,何來淨土?」還在「天下武宗」的牌匾上以紅漆加上「不外如是」狂言。

到後來侯杰落難,得少林收留,反思己過。

侯杰見小和尚在寒夜中練武,問他冷嗎? 回答:「就是冷,才練武。」導演強調少林是「以武修禪」,所謂「練其道、動其圓、舞其情、知其妙、悟其禪」少林僧人習武除了強身健體,保護自己( 他們制服因喪女發狂的侯杰時是用棍陣把他擋住,沒傷人之心),也是透過習武了解自己的身體,清空思想,達至天人合一的境界。可惜《新少林寺》並沒有真正參透這道理,只淪為一句口號。

方丈觀察侯杰練功,欣賞他出手隨心,形隨心轉,已經到了另一境界。在我心中,這部電影到了這裡是完了,因為下半部都是很難看,誇張煽情的東西。

從忽然變成喪心病狂的大壞蛋曹蠻( 謝霆鋒飾)追殺侯杰開始,加上建路為名,挖掘國寶交給洋人換取軍火為實,曹蠻的奸險是非常浮誇的,陳木勝電影中的奸角總是如此露骨的(《保持通話》中的劉燁,《全城戒備》的鄒兆龍),謝霆鋒繼《無極》後,低處未算低的角色。還有大屠殺民工等情節,直接拖跨了這部電影,什麼禪機也是空談,最後還是以仇恨作結,少林眾僧侶,也忽然變成拋頭顱灑熱血,拯救眾生而壯烈犧牲的英雄。

少林寺面臨浩劫,侯杰像忽然變成精神領袖,他站在寺院門外台階演講,呼籲在寺外棲身的百姓離去,他悲慟地說少林的一花一草都會長存心中,少林精神令他學會堅強及勇敢。我真的覺得這場合好像演唱會的尾聲,最適合起歌,唱出《I don’t wanna say goodbye, 少林》,可惜「我一轉身走向佛門,班仆街係背後隊我。」

班仆街包括曹蠻及洋鬼子。尾段安排洋人重火力炮轟少林寺,完全是為了製造連串爆破下仍然在武鬥的壯觀場面,最後連方丈也忍不住露兩手……這電影徹底淪陷了,為求煽情,死得人多,不擇手段。

但值得一讚,那些特技爆破場面,慢動作一磚一瓦在飛脫,灰飛煙滅拍得非常漂亮 !

我想起劉德華演過的另一個角色:《大隻佬》的了因,內地的片名是《大塊頭有大智慧》。了因因為仇恨而苦纏殺人者孫果,最後發現孫果可以是另一個自己「來時歡喜去時悲,空在人間走一回,不如不來也不去,也無歡喜也無悲。」看破才是一種智慧。

新少林寺》中,寺門仍然高掛被塗上「不外如是」的牌匾,是智慧,侯杰硬要去洗擦它以示悔改,便是多心。侯杰歷劫後對妻子(范冰冰飾)說我們不能在一起了,但有它(女兒的骨灰)來陪妳,妻子說:「雖然以後再不見你, 但我喜歡現在的你。」是智慧。

可惜《新少林寺》選擇做一部娛樂動作大片,或許應了大師兄(吳京飾)所言:「萬法皆空,唯因果不空,心中念的是仇恨,是結不出禪果的。」即使靜躺在佛像的掌心中。

—–

新少林寺》預告片

舊文重刊: 回憶是黃金色的

   ( ** 應朗西先生要求重刊,承蒙錯愛,對這篇文章情有獨鍾。原刊 AV Magazine 10/2008 )

人生音像城

 回憶是黃金色的

 

 

手提電腦壞了,依照朋友指示,拿到電腦商場某店鋪維修,到達後發覺成熟穩重的中年店主不在,只有一染了金髮的青年,他只顧低頭玩遊戲機,對我愛理不理。

實在沒法放心將電腦交給這無心裝載的青年人。看著靜躺在家中一角,默默無言的電腦,我好生慚愧,因為它想不到它的主人,20多年前竟然是諗電腦科出身的,可是半途而廢,跑去當記者,電腦知識就此丟低。

想當年一個熱愛文學文科生,給果走去讀電腦科,好像風馬牛不相及;全因在殖民地時代教育制度訓練下,我是一頭溫馴的羊,沒有主見,連年輕人該有一丁點的反叛也沒有,反而有些悲觀。中學三年級考試完結後,大伙兒都盡情地玩,獨我擔心中三評核試成績不好,派不上中四;我默默地參加為中學生舉辦的就業輔導講座,作好無奈投入社會之準備。

還是能夠繼續升學。諗預科時,悲觀情緒又作祟,那時讀書很辛苦,中國語文及歷史科要背誦的材料很多。驀地驚覺,單憑一點點對文學創作的熱忱,是無法讓我在公開試中考得好成績,諗文學將來更加「搵唔到食」。

消極心態加上遇上感情挫折,竟然迸發了我生命中的第一次反抗 — 毅然退學,要做「搵到食」的事!就算繼續讀書,也要諗將來能賺錢的市儈科目。我懷著這樣的心態,考進了當時叫做工業學院的兩年制電腦文憑課程。

當時電腦是新興熱門科目,報讀的人也不少,我不知道校方為何要取錄這個文科生,那時候還是IBM AT及XT的年代,連286也未出現,上課從學寫 BASIC 語言開始,對我來說是進入了全新的領域。

但奇怪,校內很多老師都死氣沉沉,像剛剛遇到很大挫折似的,把手上的筆記讀完便收工(多年以後我當過老師才能體會這種心境),只有一位老師與別不同,我姑且稱呼他為「腦師」。

「腦師」形容,他是剛從「I.T界」(當時還沒流行這稱謂)的殺戮戰場「放下屠刀」,抽身而退,轉執教鞭。他上課時很輕鬆,經常講一些業界荒誕事情,名句是:電腦是一台死物,電腦界也是。

每星期「腦師」都會叫我們做一樣特別的功課:就是和同學結伴逛深水埗黃金電腦商場,看看市場流行的產品,和售貨員閒聊,記低不明白的名詞及術語,在課堂討論。於是我開始了逛電腦商場的「黃金」歲月,認識了很多如滑鼠、CD-ROM及 Windows 3.1等「新產品」。

和電腦相處了兩年,悲觀情緒又浮現:難道餘生都和冷冰冰的機器為伍?念念不忘文學創作的我,偶然機會下認識了一些記者朋友,在他們的推介下的加入了傳媒界,一直至今,很快便將所學過的電腦知識拋諸腦後,電腦發展一日千里,稍為放鬆便會落後很遠,今天我徹徹底底等同一個電腦盲。

以上的文字究竟與《人生音像城》何干?其實我也不大清楚,只知許多思緒來自剛看了《毀滅號地車》,年輕的導演霍耀良一鳴驚人之作,由剛從訓練班畢業的劉德華及嚴秋華主演,還有初登銀幕,有大膽演出,年方十六的劉美君,戲中一眾反叛的慘綠少年,可對照本人之溫馴。

而《毀滅號地車》結尾一幕,正是在剛建成,還未入伙的深水埗黃金電腦商場拍攝的。劉德華駕駛小汽車,在商場內橫衝直撞,窮追處處針對他的警察劉國誠,最後車子撞碎櫥窗,落到街上……

這篇文章和這部電影的關係大概如此。

The Truth is Out There 狄仁傑

( 原刊 AV Magazine  01-10-2010,經修訂。)

人生音像城

 The Truth is Out There 狄仁傑

 徐克的 《女人不壞》有幾爛, 看過的人心裡有數, 不用我多踩一腳。

當事情到了死角,就有反彈的可能,《狄仁傑之通天帝國》便是老徐一次漂亮的翻身,他是個說故事的高手,把時空設定在武則天登基前的一段白色恐怖日子,但卻不是一部根據史實改編的電影,反而更像武俠小說的天地,令人想起徐克過往《蝶變》、《蜀山》及《七劍》等片子,這類型該是他熟悉,手到拿來的。

徐克不似劉偉強那麼貪心地去指拍包羅萬有的陳真,他很清楚他要講一個甚麼類型的故事,故事的開端帶點詭異,但心水清的觀眾知道合拍片題材一定不能涉及鬼怪,所以接下來便是要看 Detective Dee狄仁傑,如何像 《X File》 的Agent Mulder,調查連串不可思議的人體自焚案件。

徐克慢慢抽絲剝繭,將事件推演到一場暗中策劃推翻政權的政治運動,情節扣人心弦。《狄仁傑之通天帝國》主要戲份也非在劉嘉玲身上,但她的特別造型先聲奪人,令角色的霸氣躍然銀幕。

劉德華初次和徐克合作,狄仁傑這角色其實沒有特別發揮機會,一切都是順著劇情走,反而他與鄧超及李冰冰既要合作查案但又要暗中猜疑的關係處理得很好。片中的重要場景:一座高聳入雲,以武則天形象建造的「通天浮屠」,特技場面也做得仔細,不像新蜀山時代那隻貽笑大方的血魔般粗製濫造。

不過電影結局傳遞的和諧社會思想之訊息,令我很不安,因為徐克經常在作品中借古諷今,像《黃飛鴻》結尾看著列強船隻駛入中國港口時的浩歎。

《狄》對武則天的美化,也必要會惹起一些爭議,武則天的功過評價,大家可以去看歷史書,她的兇殘在電影中全在輕描淡寫中帶過了。一如《英雄》,那種「安定壓倒一切」的想法也令人驚詫,狄仁傑更叮囑她社會安定後,便要重新回復大唐正朔,最後字幕交代,武則天最後讓位予大唐宗室,更是將歷史和諧到一個浪漫層面。

只要天下太平,管他秦始皇武則天,甚麼暴君政權也不必追究。抑或徐克真正意思是,這樣的世界才是最詭異的 X Fi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