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張涵予

《長城》:野獸進城記


《Spill. hk》,  2016年12月28日

《長城》:


野獸進城記
在 2016 年 12 月,有兩部很矚目及惹人談論的中國電影出現,先是張藝謀的《長城》,然後是張嘉佳(王家衛背後發功)的《擺渡人》。

對於《長城》,雖然是刷新紀錄的中美合拍大片,總投資八億多人民幣,創了新高,但不少大陸觀眾對「張藝謀」三字都有敵意及貶意,大有等著看又等著罵的複雜感情。正當人們等著抨擊《長城》的華麗與蒼白時,《擺渡人》適時出現了,它直接挑釁觀眾,以胡鬧方式來實踐王家衛風格,雖然有消息說《擺渡人》大部份是由王家衛操刀的。
《擺渡人》成功地擺渡了張藝謀,批評者回頭看看,原來《長城》也不是太差。
很多人喜歡過張藝謀的早期作品,欣賞他的誠意。近年張藝謀愈拍愈大,《滿城盡帶黃金甲》、《英雄》與《十面埋伏》都是大製作,他雖然偶爾會像《三槍拍案驚奇》的奇片來嚇一嚇大家,但基本上張藝謀是沒法走回頭,連他自己也在訪問說:不要期望我再拍《紅高粱》或《秋菊打官司》吧!人總要向前看,接受新的挑戰。
對張藝謀而言,新挑戰就是拍攝國際級大片。將《英雄》和《十面埋伏》的規模再升級,會是怎麼模樣?《長城》的構思非張藝謀原創,原是美國電影 Max Brooks 及 Edward Zwick 的點子:西方美雄在長城打怪獸,然後和中國美女滾床單……想起也興奮,原定由 Edward Zwick 執導,多年來一直未能落實,終於迎上大國崛起,中國電影勢力影響荷里活的年代,《長城》終於可橫空而出,實在是全球影迷之褔。
最終來到中國城牆是麥迪文,與《無間道》/《無間道風雲》(The Departed)的劉德華 / 劉健明在古代重逢。《長城》的時代背景含糊(資料說是宋代),僱傭兵威廉(麥迪文)與同伴逃避敵人追殺,來到了長城外,被中國士兵發現,威廉說曾在暗黑中斬殺了一頭異獸。
鎮守邊關的邵殿帥(張涵予)大為緊張,原來中國軍隊已在長城嚴陣以待,嚴防每 60 年出現一次的猛獸「饕餮」來犯。牠們是嗜肉猛獸,集體行動,聽命於一隻「獸王」,傳說是因古代的帝王貪婪,上天引入饕餮懲戒之。
邵殿帥手下有將領林梅(景甜)及王軍師(劉德華),兩人另一作用是和麥迪文說英語對白。景甜是絕對要留意的中國女演員,不是讚她演技好,而是她家底厚,人脈廣,《長城》之後幾部荷里活大片,如《Kong: Skull Island》和《Pacific Rim: Uprising》都有她的份兒。《長城》英語三人組中,景甜戲份和麥迪文差不多,連彭于晏﹑林更新等已能獨當一面的男星都只能演大配角,可見《長城》的陣容有多強勁。
一如所料,《長城》是張藝謀 show off 之作:極盡華麗之能事,電影情節雖然是人獸大肉搏,有點殘酷,但張導永誌不忘「場面先決」的道理,畫面必定要「靚」,「靚」可以駕馭常理,所以城牆上響戰鼓,也是要舞蹈式;士兵的盔甲也以不同的奪目顏色區別,展示不同的功能,以「藍盔甲」隊伍最搶眼,由清一色美女組成,工作也最危險——腰間繫繩,由城牆飛躍而下,近距離以長矛刺殺猛獸,隨時以身相許,被噬至血肉模糊。其他隊伍配備各式武器迎敵。很欣賞設計師的心思,武器都很有古風,配合想像力創造出來,如藏於城牆的剪刀及響箭,襯托主角麥迪文的一把舊破弓。
張藝謀不忘在沙場戰陣中,展現像「2008 北京奧運開幕典禮」的美感人海,在高角度下,這些七彩繽紛的士兵在強勁配樂下輪流被猛獸撲擊,非常悲壯。
《長城》不是很差的電影,雖然角色性格都像紙版人般平面,但至少它有簡單的故事,看這種大片,「場面 + 特技」是重點,觀眾起碼不用捱劉德華在《天機:富春山居圖》及《偷天特務》的演技。劉德華很在意英文對白,說來小心奕奕,每個尾音吐字都很清楚,一絲不苟,像個準備英語口試的考生。《長城》的特技鏡頭很多,3D 效果可觀,導演也不吝嗇,成千上萬的饕餮展現眼前,絕無遮遮掩掩,「獸王」也有特別造型,喜歡《侏羅紀公園》的觀眾應該滿意。
電影中的「饕餮」生性狡滑,但會汲取經驗而進步,這次牠們學會「暗渡陳倉」和「聲東擊西」,強攻之餘,挖掘地道穿過長城,向城市推進。「饕餮」的數目眾多,多如蝗蟲,被牠們衝破防線,進入中土便不堪設想,這個故事教訓我們:要打敗中國人,數量一定要比中國人多。
幸好「饕餮」思想單一,完全聽命「獸王」,收不到「獸王」的 Wi-Fi 訊號便會僵硬不動。麥迪文與景甜就是利用這弱點來出奇招對付牠們。有些心腸壞的觀眾猜度,「饕餮」是影射中國人:數目多﹑盲從和很容易佔領及蹂躪鄰近城市。

Advertisements

《湄公河行動》:強國反轉金三角


《Spill》, 07/10/2016
《湄公河行動》:


強國反轉金三角

先說明兩個重點:
A.《湄公河行動》的動作場面很出色。
B.《湄公河行動》歌頌中國公安的英雄形像,是部政治宣傳片

觀眾入場前,最好先調節一下心情,如果是為追求官能刺激而來,《湄公河行動》應可滿足期望。如果接受不了香港導演林超賢拍「擦鞋片」,或自問不夠忠貞愛黨,擁抱主旋律的觀眾,便最好迴避一下。

有中國網民謔稱,《湄公河行動》開首的 20 分鐘與片尾的 10 分鐘是垃圾。何出此言呢?因為開始時是交代 2011 年「湄公河慘案」發生的經過:13 名中國商船船員被射殺,泰國警方稱在船上發現冰毒,中國船員涉嫌犯毒。中國公安並不同意,他們初步調查是金三角毒販脅迫中國商船運動,而船員是遭惡意殺害,矛頭直指毒犯糯卡——自從「毒王」坤沙向緬甸政府投降後,實力最「雄厚」,擁有武裝部隊的金三角毒
於是中國政府為還公民清白,公安高層促成四國(中國、泰國、緬甸及老撾)聯合行動,中方派出一隊特別行動隊伍,緝拿糯卡歸案,銀幕所見是正氣凜然的官員在開會。結尾 10 分鐘是升字幕時,播出多張包括糯卡在內的 6 名落網毒犯被送上中國法庭受審時的新聞照片,證明電影改編自真人真事,而實情是中央電視台當日還直播了執行死刑的過程(除了注射毒針),引起輿論討論政府公開直播死刑是否恰當。

撇除了網民認為最垃圾的時段後,《湄公河行動》餘下的篇幅,全是一幕接一幕的動作場面,文戲已被減到最少,只剩特別行動組隊長高剛(張涵予飾)與長年潛伏金三角地帶搜集情報的隊員方新武(彭于晏飾)講心事及自拍;另外還有一小段彭于晏回憶沾染毒癮,已經逝世的女友片段。

林超賢自從《逆戰》後,銳意改變風格,《激戰》是拳擊勵志片,《破風》是更純粹的運動電影,兩片都滲進濃烈的男性情義,林超賢和彭于晏連續三度合作的《湄公河行動》,回歸到傳統硬橋硬馬式的動作片,亦是林超賢最擅長的類型,本片是由頭打到尾,男性情義也提升到「血性報國」(大陸海報上的宣傳語句,港版海報改為「火力進攻」)。

《湄公河行動》的動作場面排山倒而來:槍戰、飛車、飛艇、肉搏、爆破及警犬執勤等等,包羅萬有。林超賢為華語動作片寫下精彩的一頁,場面扣人心弦,緊張萬分,動作指導董瑋及團隊交出亮麗成績,攝影指導馮遠文也很有心思,四場主要動作各有不同特色,但破壞力都非常驚人。開始時的市集突襲,搶救線人行動,在狹窄混雜的場景,特擊隊要低調潛入,只有極短的時間行動,配合在外圍高空監察的組員提供撤退路線,最後突圍而出,整場戲鏡頭變化繁多,壓迫感十足。

另一場商場大戰風格不同,屬於「職業特工隊」式鬥智,高剛假扮成買家,引出糯卡的手下,但拉線偏偏是和方新武有舊恨的中間人(盧惠光飾),最後露出破綻,高剛被迫改變策略強攻,引發激烈槍戰,在臨時演員眾多的商場實景拍攝,很有當年成龍式動作片的安排,但這幕的破壞力超強,替借出場地的人捏一把冷汗。

之後的森林突襲糯卡巢穴,是常見戰爭片中的行軍模式攻擊,這幕有大量的爆炸場面,印象深刻的是神勇警犬「哮天」突破地雷陣!最後是湄公河上的快艇追逐,其規模比導演過去拍過的都要強大,足見導演在中國大陸的強大資金及資源下,更能盡展所長。

不過,本片的歌功頌德意圖太明顯,片中提及「四國聯合行動」,觀眾只見中方主導,以強勁武力反轉金三角,反而暗地揶揄泰國警方胡亂放走疑犯。中方隊員派人假扮毒品買家(像《毒戰》的情節),卻避談中國境內的犯毒問題。

《湄公河行動》宣揚的「大中國精神」未必人人可接受,中國公安英明神武,武器精良,訓練有素,遠赴金三角消除毒害,造褔人群,還中國船民清白。大國崛起,中國以電影向世界展示雄厚軟實力,輸出正義形像,中國做世界警察,先由亞洲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