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曾志偉

《一念無明》:苦海翻起愛恨

 

《Spill.hk》, 2016年12月11日
《一念無明》:


苦海翻起愛恨
在金馬獎勇奪「最佳新導演」的香港新晉導演黃進,作品《一念無明》安排明年才在香港公映,但十二月份安排了多場優先場,以符合來年香港金像獎的參賽資格。

黃進的首部劇情長片,導演技巧非常成熟,專業演員曾志偉﹑余文樂﹑金燕玲及方皓玟拔刀相助,豐富了戲劇表演的可觀性。電影的氣氛頗壓抑,但不是尋求劇劇性爆發的結局,難能可貴的是,作品展現了人文關懷,雖然劇中的主角都陷於人生困局,但他們都努力放下執念,尋找離開困局的道路。

從《一念無明》可以感受到黃進和編劇陳楚珩的善意,讓人找到心底的平靜和安寧。表面上,它是關於情緒病康服者阿東(余文樂飾)重新投入社會的經歷,和失敗的父親大海(曾志偉飾)修補關係,也是大海自我救贖的故事。藉著兩人身處的數十呎的「板間房」狹窄空間,折射香港社會的各種問題,電影旁及的包括香港的居住問題﹑精神病康服者的社會支援﹑公共醫療﹑經濟不景裁員失業﹑單親新移民﹑媒體生態「起底」標籤文化等等,相信陳楚珩做了不少資料搜集,她沒有販賣悲情,反而謙卑地給故事的主人翁留有希望,在充滿歧視及誤解的國度裡互相扶持。

從故事的舖排能看到導演的心思,有條不紊地營造氣氛:電影開始時,大海接剛從精神病院出來的兒子阿東同住,大海對精神病不了解,枕頭下面放了鎚子,以防兒子「發癲」來自衛。導演將阿東的經歷慢慢重組:先不交代他為什麼要接受精神病治療,只知是法庭頒令他「強制入院」。

後來觀眾們隱約知道,事情和阿東的母親(金燕玲飾)有關:阿東因為照顧患病的她,精神受到困擾,最後殺死了母親(過程和原因都留白了,只以室門縫溢出來的水,作為意象),這組鏡頭被拆碎,片段不時對應阿東的情緒起伏,「回閃」到故事中,將這椿意外拼湊重現。

一件悲劇改寫了戲中各人的命運。阿東的經歷,充滿愛與痛——背負亡母的陰影,走不出思想的死角,余文樂在後段演出漸入佳境,堪稱是從影以來最好的。

父親大海的前半生只懂逃避,他懺悔過去因為「不懂」如何面對人生現在回來,明白「不是所有事情都可外判給他人」,照顧阿東是他唯一能補償的事。兩個「回不去」的人在數十呎的劏房內,爭取一點喘息的空間,偏偏如劏房租客所言:香港,就是沒空間!

阿東的女友Jenny (方皓玟飾)要負擔阿東欠下的債務和獨力供樓,以前計劃好的將來全部幻滅,她藉著信仰找到心靈的釋放,學懂「寬恕」阿東,還一番善意帶阿東到教會,可惜那是不適用於阿東的方法,反而令他再度陷入迷陣。方皓玟戲份不多,短短兩幕(餐廳及教會)演得很細緻。《一念無明》是 2017 年最值得留意的佳作。

《勁抽福祿壽》 : 我們的主場

( 原刊 AV Magazine Preview 19-08-2011)

《勁抽福祿壽》

 

我們的主場

 

邵氏全面重投電影製作後,加上無線電視藝員班底,由曾志偉牽頭的港式喜劇,至今已經拍了三部:《七十二家租客》、《我愛HK開心萬歲》及《勁抽福祿壽》,都以香港小市民生活為題材,不約而同,三部電影都出現了旺角西洋菜街行人區場景。

 

西洋菜街是星斗市民工作、消費及娛樂的主要地方。三部電影亦能窺見近年香港的生活面貌,我們的生活質素正向下調整。《七十二家租客》中,曾志偉與張學友是售賣手機的店舖東主,為爭生意各出奇謀,最後聯手對抗前來收購業權地產霸權;《我愛HK開心萬歲》中,梁家輝是生意失敗,瀕臨破產的玩具廠老闆,要重回屋邨投靠獨居的父親馮粹帆,而街坊鄰里間的人情味,及自食其力的生存之道,又要面臨大財團企業化管理(諷刺「領匯」)瓦解。

 

到了《勁抽福祿壽》,三位主角(福祿壽)連住公屋的資格也沒有(除了李思捷是出走的富家子),他們與其他租客擠在類似「劏房」的狹窄單位,沒有固定工作或穩定收入,他們是香港生活的失敗者。

 

當生活每況愈下時,西洋菜街成了福祿壽逆境自強的場所,李思捷說:「那裡的人仍然唱著陳慧嫻的《跳舞街》,依然搵到食。」這條街留住了香港美好的一面,憑努力仍然有人欣賞,儘管有多「騎呢」和不合時宜。

 

福祿壽與林雪及王青兩位「少林武僧」合作表演摔角,大受歡迎,誤打誤撞下福祿壽打低了美國職業摔角手,片段被放上網,三人成了網絡熱爆人物。公關推廣公司看準機會,在西洋菜街架設擂台,讓摔角手再與三人較量,藉此在香港引入摔角表演,如策劃人張可頤所言,因為「香港最多無腦觀眾」。

 

《勁抽福祿壽》通俗有趣,不扮高深,更貴乎能自嘲。李思捷、王祖藍及阮兆祥在瘋狂攪笑之餘,亦見細膩的感情戲。「我不死也為活得好」– 最後一幕以《無間道》唱出香港人心聲,從我們的西洋菜街主場擂台站起來,贏回香港人的尊嚴。港產片,打不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