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深津繪里

《漫長的藉口》:相敬如賓


《am730》, 12/2016
《漫長的藉口》:


相敬如賓
西川美和導演曾經是是枝裕和的助導,兩人的風格有點相近,擅於描寫微妙的倫理關係。西川新作《漫長的藉口》藉兩位意外喪妻的男人,如何面對傷痛之餘,反思婚姻與生活,電影風格含蓄內斂,感情細膩。
故事由一宗交通意外觸發。 作為及電視綜藝節目主持人幸夫﹙筆名 / 藝名:津村啟,本木雅弘飾﹚,與妻子夏子﹙深津繪里飾﹚結婚多年,沒有孩子。夏子與好友由紀結伴到北海道旅行,不幸遇上車禍,二人身亡。
幸夫替妻子處理後身時,認識了由紀的丈夫陽一﹙竹原皮斯托飾﹚,陽一有兩名年幼子女:長子真平與次女小燈。陽一因工作關係每周要離家兩天,幸夫自動請櫻上門照顧孩子,從沒照顧孩子經驗的幸夫,初次感受到「家」的溫暖,但他知道這只是短暫的假象,重要的是如何從這次意外中重新認識自己。
幸夫是個虛偽的人,作為一位小說作家,他面對創作困局;作為一位藝人,他討厭節目的庸俗;作為一位丈夫,他不忠出軌,趁妻子外遊時已急不及待相約女友﹙黑木華飾﹚在家中偷歡。
婚姻之約誓及承諾,對很多中年男人而言,是個漫長的藉口,縱使感情丟淡,雙方仍相敬如賓,維持表面的幸福感覺。  
夏子的意外身故,令幸夫霎時醒悟,原來他並不是太哀傷 — 但不表示他不愛妻子,而是「家」的感覺已經慢慢消弭於生活中,那種「無可無不可」的「透明」感覺,相信許多已婚中年都有相似的無奈。
幸夫的情況更甚,世俗要求喪妻要表現哀傷,那是人之常情﹙像電視台勵志節目對「思念亡妻」的安排﹚,但幸夫撫心自問,對妻子的猝然離世,並沒掀動他太多哀傷之情 — 或者,自責還更多一點:因為他接獲妻子的死訊時,正和女友在床上翻雲覆雨,說到底,幸夫最愛的,還是自己。
所以,由紀丈夫陽一的悲慟,才合乎情理,幸夫骨子裡是瞧不起陽一這種藍領階級,覺得他沒知識水平,所以當陽一在公開場合呼叫「幸夫」這真實名字時,幸夫是不想回應的,因為他在社會努力建立的是知識分子「津村啟」的形象。
西川美和成功地描寫幸夫的思維 — 這個角色很微妙和複雜,並非如一般戲劇角色般鮮明;他情緒上沒有太大的波動,性格有點自負,但又不能完全擺脫道德規範。 
妻子的死亡令幸夫察覺自己的自私和空洞,在漫長的婚姻生活中,感覺流逝,驀然發現原來沒真正「生活」過。
幸夫主動地照顧陽一的孩子,其實在測試自己的麻木,利用他的作家敏銳感覺,過渡那份空虛,嘗試感受他從沒有過的「家庭生活」,到底會對他有什麼改變及影響。
關於失去至親的哀傷,有人選擇沉溺痛苦,有人選擇盡快忘記,重新面對生活,西川美和透過幸夫寫第三種態度:「堅強,同時脆弱」,像電影《心靈觸洞》﹙Rabbit Hole﹚,母親勸經歷喪子之痛的女兒,可以將悲傷化成一種「可攜帶的重量」,時刻伴隨。
其實,只要幸夫對事情著緊一點,他是有親和力的。幸夫﹑真平及小燈相處融合,的確有「家」的幸福想像,但小燈需要的還是一位「母親」,所以當小燈對初相見的科學館女仕便流露親暱之情,幸夫感到有點悻悻然。
不能放下,便不放下吧。幸夫情緒最大的波動是發現妻子生前在手機中留下的筆記,短短數個字已經說明那段「相敬如賓」的婚姻之虛妄。

《搵鬼打官司》// 鬼(或三谷幸喜)教曉我們的事

( 原刊AV Magazine 07-11-2012)

人生音像城

鬼(或三谷幸喜)教曉我們的事

GOAC 1sht2

 

三谷幸喜是日本著名的編劇,他近年編而優則導,《搵鬼打官司》(A Ghost of a Chance)是他繼《黑幫有個荷里活》後的最新作品。

我從電視劇《古畑任三郎》開始愛上三谷幸喜的編劇作品,他擅長寫喜劇,但他的喜劇往往又有令人觸動落淚的地方,結局經常令人意想不到,卻又拍案叫絕。

《搵鬼打官司》是上乘的劇本,絕對是電影編劇課的教材,三谷幸喜創作的角色性格鮮明,而且不是單一的,隨著劇情有所改變及新的領會。

搵鬼打官司 02

三谷幸喜最厲害之處,是從不加插無關的角色及劇情,從不浪費每一個設計,我嘗試在不透露重要劇情下,分析一下他的佈局。

 

開宗明義,這是一部喜劇,女主角寶生繪美(深津繪里飾)是位不成功的律師,是傻大姐形象,連帶她的上司速水悠(阿部寬飾)也是神經兮兮的,所以後來他們相信有鬼魂也是合適的。寶生出門時,導演有意拍大廳中她父親(草彅剛飾)的遺照,交待寶生是要繼承父親當律師的理想。

搵鬼打官司 05

寶生到郊外旅館為被控殺妻的客戶矢部五郎調查,遇上陰魂不散的武士六兵衛亡靈(西田敏行飾),導演設定只有時運低及加上一些特定條件的人才可看見鬼,寶生看見六兵衛,知道五郎是清白的,案發當時他真的在千里之外的旅館。

 

六兵衛的出現,帶來了幽默效果,他是被冤枉而死,所以願意出庭作證,為生者洗脫罪名。導演設計了六兵衛一些特點,例如他可以吹氣和短暫顯現(拍「鬼照片」),這些都和後來的審訊過程有關。

 

《搵鬼打官司》到了中段,呈現了瘋狂胡鬧的喜劇格局,但導演安排了一位研究歷史的樸實學者(淺野忠信飾)出場,他是六兵衛的後人,深信祖先是清白的,然後寶生告訴他,六兵衛就在他身邊,印證了自己所堅持的,學者激動莫名。本片首次提醒我們,這不是一部簡單的攪笑鬼片。

搵鬼打官司 07

三谷幸喜用六兵衛的亡靈,來鼓勵在生的人,告訴我們要及時去愛,擇善固執。檢控官(中井貴一飾)藉六兵衛的幫忙,重見他死了的愛犬,檢控官的角色很有趣,他並不完全和寶生對立,而是要在法庭彰顯公義。

六兵衛在庭上作供的方法,由一顆可以吹得響的糖,到後來的口琴,其實都是用來舖墊最後的一場戲,可見導演的周密。

搵鬼打官司 04

三谷幸喜借死去的人,來講今生的事,我最喜歡的一幕(除了結尾)是在草坡上,六兵衛對寶生說她有鍥而不捨的精神,卻欠缺了一點的自信,他安慰她,說她父親一直在守護著,從沒離開過,然後一個反鏡頭,巡邏的警察發現穿睡衣的寶生在自言自語,寶生騙說是在排練話劇,然後說出一後激昂的台詞 — 寶生領悟了,靠自己的力量去調查,這一幕過度得非常自然。

搵鬼打官司 06

最後的一幕,和我喜歡的《幻夢成真》(Field of Dreams)異曲同工,但更加超越它。《搵鬼打官司》兩個多小時,環環緊扣,沒有冷場,是令人笑著哭的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