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甄子丹

《追龍》:陪你阿麼!公式江湖片。

Spill, 29/09/2017

《追龍》:


陪你阿麼!公式江湖片。

香港電影人對 60 年代「四大探長」當道,貪污嚴重的題材似乎特別感興趣,相同的人物、類似的題材已經拍過很多部,隨便列舉如《五億探長雷洛傳》(劉國昌導演)﹑《跛豪》(潘文傑導演)﹑《四大家族之龍虎兄弟》(鍾少雄導演)﹑《四大探長》(林德祿導演)﹑《一代梟雄之三支旗》(黄泰來導演)﹑《金錢帝國》(王晶導演)及製作中的《全球追緝令》(翁子光導演),總是離不開警察﹑毒販和黑幫。

王晶在 2009 年拍了《金錢帝國》,主線講述廉政公署成立,整頓警隊貪污歪風而遇到阻力,登場的角色有影射「跛豪」吳錫豪的「阿跛」(徐忠信飾)及影射「呂樂」的 Lak 哥徐樂功(梁家輝飾)。事隔 6 年,王晶再推出跛豪與呂樂的故事,觀眾或會期望有新的觀點和風格。

《追龍》由王晶與攝影師出身的關智耀、張敏聯合導演,拍的是位至香港總華探長的呂樂與全港勢力最大的毒販跛豪的事蹟,劉德華繼《五億探長雷洛傳》後再演同一角色「雷洛」,甄子丹飾演跛豪「伍世豪」,監製兼導演王晶特別邀請余家安及奚仲文,為兩位角色造型,沒有刻意迎合 60 年代的狀況,帶點現代感覺,頗為特別。

電影的舊香港外景在內地影城(《葉問終極一戰》的場景)拍攝,並另外搭建當年有「三不管」地帶的九龍城寨廠景,與早前的《毒.誡》有點類似,但本片明顯規模較大。

《追龍》以跛豪的故事作為主軸,甄子丹滿口潮州話來演繹,其實有點太刻意和突兀。提起跛豪的扮演者,自然會想起 1991 年《跛豪》的呂良偉,當時他增肥演中年跛豪,成為一時佳話。

王晶這幾年,致力製作演員陣容強大的垃圾合拍片,如《賭城風雲》系列,為賺人民幣無所不用其極,實在有辱電影藝術。《追龍》的製作認真,算是有點良心,王晶對這個題材沒有新的想法,只是以劉德華及甄子丹的首度合作為噱頭,套上公式化的江湖片橋段。

《追龍》與《跛豪》開首都是描述伍世豪如何由一名窮小子打出頭,得到雷洛賞識,成為大毒梟。初段其實很公式,伍世豪與三位同伴大威﹑細威及啞七(分別由姜皓文﹑劉浩龍及喻亢飾演)打拼,世豪因為身手了得,被探長呂樂賞識。後來四人加入了肥仔超(吳毅將)的黑幫,負責管理九龍城寨白粉檔。

全片較為可觀是中段跛豪在城寨勇救前來談判但遭暗算的雷洛,而獲雷洛提拔成九龍區毒品大拆家,後段交代跛豪勢力坐大,加上囂張狂妄,雷洛開始擔心難以控制他,當時香港政府計劃成立廉政專員公署,整頓警隊貪污歪風,雷洛萌生退意,但跛豪不允,兩人開始決裂,最後雷洛避走台灣,跛豪被捕,判監 30 年。

甄子丹演中年跛豪,外型討好,至於演技只屬一般,這次沒有太多動作場面,本該是丹爺首次演奸角,發揮演技的好機會,基本上他是將反派當正派演,還苦口婆心勸年輕人不要吸毒。影片發展到一半,跛豪得造型之助,才有點梟雄氣燄。

當雷洛當上總華探長,跛豪成了得力助手/兄弟後,滿以為導演會慢慢舖排跛豪日益坐大,而雷洛不得不檢示二人的關係,這該是本片最重要的情節,但一兩場戲之後又重新跌入「仇家互相報復」的俗套中,導演對雷洛與英國高層的關係,如何平衡貪污利益又欠缺描述,最後又是重覆復仇橋段,安排肥仔超與一名英藉警司胡亂殺戮。

《追龍》硬要加入往泰國及金三角毒梟講數部分,跛豪竟然敢在金三角挾持大毒梟的家人和對方講數!電影後半部劇情拖拉,導演對於廉政公署的部分似乎很忌諱,一律輕輕帶過,雷洛說走便走,然後又爆出跛豪一直在他身邊安插內應,還企圖製造跛豪有情有義,出獄後的跛豪擺個靚甫士,說著人云亦云的「生死有命」金句,《追龍》在後半段完全失去焦點下完場。腦海中只留下甄子丹激動地連說三次潮州粗口「陪你阿麼」的場面。

Advertisements

《葉問 3 》:無嘢問

fb_img_1449648677898.jpg

《葉問 3 》(Ip Man 3):

 

無嘢問

 

 

香港電影人對詠春葉問的熱愛,一時無兩。除了黃百鳴監製、葉偉信導演加上甄子丹主演的班底外,還出現了了邱禮濤導演的《葉問前傳》和《葉問:終極一戰》,及王家衛精雕細琢,姍姍來遲的《一代宗師》。

 

葉偉信導演的《葉問》系列來到了第三集,保留了真功夫對打的場面,並加入前世界重量級拳王泰臣的演出,加強了話題性,但甄子丹與泰臣的對決,並非本片的重頭戲,結局高潮是與張晉「詠春對詠春」的同門對決。

fb_img_1449648690485.jpg

延續上兩集的故事,葉問(甄子丹飾)定居香港,開設武館授徒,生活日漸安穩,得到街坊的尊敬,葉問次子在學校與同學爭執被罰,葉問因而認識了對方孩子的養父張天志(張晉飾),志與葉問份屬同門,更聯手擊退欲強奪行清拆學校發展的惡霸笙(譚耀文飾),葉問與張天志惺惺相惜,笙的老闆費蘭奇(泰臣飾)與洋人警官勾結,令探長肥波(鄭則士飾)不能插手收樓事件,笙又綁架葉問兒子要脅,葉最終與費蘭奇正面決鬥。

另方面,葉問忙於守護學校,疏忽照顧妻子永成(熊黛林飾),永成染上癌症,葉問陪她去過最後的日子,少理江湖紛爭,張天志好勝之心日盛,想取代葉問地位,挑戰香港各大門派,更自稱「詠春正宗」,葉問原本淡泊名利,但在妻子懇求下,復出與張天志比決,爆發一場矚目的詠春同門對決。

fb_img_1449648685794.jpg

之前兩部《葉問》,對主角身處的時勢有很深入的描寫,第一集抗日期間,葉問不想為日本人效力而出走香港,為生的「一個打十個」場面,廣為觀眾傳頌 ; 第二集葉問到香港,受本地武術界排擠,後來以德服人,紮根香港,他更為中國武術界出頭,擊敗囂張跋扈的西洋拳王。來到了第三集,劇情變得信手拈來,先有流氓攪事,葉問變成街坊保長,出手平息干戈,與泰臣對打後,整段「流氓攪事」橋段突然告終。

fb_img_1449648682219.jpg

後段張天志突然變得狂妄,挑戰葉問,來得毫無說服力,旨在製造最後一幕對打,猶幸在袁和平的動作設計下,這場由掌腳、長棍及雙刀的對戰十分精采,盡顯詠春功夫的特色,可惜除了武打保持水準,本片的文戲非常薄弱,葉偉信欲加強葉問與妻子之間的感情戲,篇幅不少卻欠缺感人力量,甄子丹刻意將葉問演繹成一位戇直敬妻的小男人,效果欠佳。

爛片指標

冰封俠重生之門

(原刊 av magazine 09-05-2014,原名 《天機》與《天宮》)

 

人生音像城

 

爛片指標

 

 

中港合拍片近年愈拍愈爛,只因過份靠攏大陸市場,太接近強國,自然會沾染自我膨脹心態。現時的合拍片,是大陸投資者的意識形態主動,經過多年的中港磨合,最終是出錢多的一方話事,算是「受埋香港玩」。

 

像奇片《天機:富春出居圖》壓根兒是中國大陸成品,只是劉德華愚昧地一頭栽進去,增添幾分合拍的幻覺。另一部奇片《大鬧天宮》的合拍元素明顯得多,有來自香港的導演(鄭保瑞)及演員(周潤發、甄子丹及郭富城),但此片絕對沒有考慮香港人的口味,是大陸賀歲片。

天機

多得《天機》與《大鬧天宮》兩部曠世爛片,現在和別人談電影時,多了些可參考的標準,例如以前我批評一部片很爛,通常要多花唇舌,現在方便得多,朋友自然會問:「爛唔爛得過《天機》先?」大家很容易便心中有數。同樣地,談論特技的指標是「渣唔渣得過《大鬧天宮》先?」

大鬧天宮 02

至於「香港電影」(狹義指不能在大陸上畫的電影)亦因為《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簡稱《紅Van》)而掀起波瀾,在《低俗喜劇》、《狂舞派》到《紅Van》,對何謂「本土」有很多討論,《紅Van》 算是一石激起千重浪,觀眾的兩極化反應是近年罕見的,喜歡的人會研究片中代香港的種種「政治隱喻」,不喜歡該片的人則全方位地批評電從意念到技巧上均是一團糟。

 

於是,我們又多了一條「指標性問題」:你喜歡《紅Van》嗎?社交網絡的流行,人們多了發表意見的平台。《紅Van》成了談論電的新戰場,我察覺痛罵《紅Van》的人都火力極猛,是近來罕見,希望這是出於對「香港電影」的愛惜,我曾經批評那些狂踩《紅Van 》的人是「精神自瀆」,也收到不少漫罵式的意見,我仍然覺得香港爛片多的是,《紅Van》 未至爛到體無完膚吧。《紅Van》 也引出很多借題發揮,過度詮釋片中的政治意義–這類型的文章,九十年代初的電影雜誌刊登過不少,令還年輕的我感到迷惘,影評是否要故作高深?

冰封俠重生之門 02

在朋友評語「爛過《天機》,特技衰過《天宮》」的指引下,去看《冰封俠:重生之門》,意外地我頗為喜歡這部電影,它有港片輝煌時期的質感–外表扮高科技,骨子裡卻很市井流氓,甄子丹的一本正經地off-beat 演出,偶然來幾句粗鄙話,其實很配合全片風格;我像嗅到那些年的「港味」,我知道很難單憑這一個那麼「虛」的原因,說服別人喜歡《冰封俠》這合拍片,我喜歡它對香港城市景觀的想像,從甄子丹站在尖沙咀太空館頂部遠望對岸,到壓軸的青馬大橋大戰,比《風暴》在中環亂鬥更有心思。丹爺數度在尖沙咀,站在271號巴士車頂搭順風車,那巴士是開往大埔的,結果陳果去了大埔,羅永昌和甄子丹去了青馬。

 

 

《武俠》: 武功在,江湖現。

( 原刊 AV Magazine 22-07-2011 / Review欄 )

《武俠》: 武功在,江湖現。

陳可辛的《武俠》,口號是「武俠,改變武俠」。用意是將武學納入科學研究範圍,以醫學及物理學的角度來詮釋武學,延伸到一個全新的微觀世界 — 武俠是講道理的。

這種改變,完全繫於金城武飾演的捕快徐百九身上,他亦是全片最獨特的角色,徐百九是位具科學精神,具偵探頭腦的捕快,他的「膻中穴發達,特別感情用事」,亦因為仁慈而吃過虧,身懷毒素,他在膻中穴扎針,阻止毒素蔓延,提醒自己,再不要有憐憫之心,一切依法辦事。徐百九因調查兩名通緝犯被造紙工人劉金喜( 甄子丹飾) 混亂中殺死的意外,推敲劉金喜是個武功高手,更懷疑他是殺人如麻的七十二地煞組織當家唐龍,誓要將唐龍送上衙門,受法律制裁,儘管他認為唐龍已經改變,成為善良的劉金喜。徐百九困惑於法理情,他的執著,直接帶來悲劇。

劉金喜的故事,是武俠世界中,慣見的「隱姓埋名,退出江湖」的情節,劉的覺悟,來得有點突然,說服力不夠強,但亦是武俠世界可愛之處,一切似虛如真,不需太強的邏輯。《武俠》的世界其實欠缺俠義,戲中懂武術的人,全是心術不正,只有劉金喜能迷途知返,徹底放棄武術,才能過平凡生活,可惜為了拯救雜貨店老東主生命,一丁點俠義之心,令他出手撃退強盜。

武功在,江湖現。退避不了,劉金喜只有為舊日罪孽來個了斷,他自斷一臂,將殺人無數的手,還給江湖,這一場戲是舖排和義父王羽的對決。王羽的角色是典型的誇張暴戾,他的出現,完全為滿足陳可辛要硬生生向《獨臂刀》致敬的情意。

其實,《武俠》沒有改變武俠,它極其量為武俠世界提供了另一個詮釋層面 – 然而以科學解釋武俠,正是武俠迷最不在意的角度,他們心醉於武俠小說中力拔山河,或是御風而行的反物理世界:武俠是一種想像及境界,科學才「不切實際」。

真正以武俠改變武俠的電影,我認為是李安的《臥虎藏龍》及烏爾善的《刀見笑》,前者以科技呈現武俠世界的詩意;後者將苦練武功、忍辱負重、為父報仇等慣見的武俠情節,開了個無情玩笑。

《關雲長》之曹孟德

( 原刊 AV Magazine   06-05-2011,這是增訂版)

人生音像城

《關雲長》之孟德

一向擅長寫時裝戲的莊文強與麥兆輝,這次聯合編導的《關雲長》,令人驚喜。首先,這部戲名應該叫《曹孟德》,即是曹操。因為姜文飾演曹操才是整部戲的重心所在。

甄子丹演的關雲長是主角,主要是負責所有武打場面,這次的武打場面很有心思,集中在高手單挑對決場面,身兼動作指導的甄子丹,放棄連綿的拳法,改以手執重型兵器大關刀對敵,與安子杰於窄巷對陣尤其精彩。

莊文強與麥兆輝有新意,他們成功地跳過了說歷史的累贅,不熟悉該段歷史的觀眾也可投入其中。導演們以現代人角度看這兩位歷史人物,在繁複的歷史事件中,只突出曹操和關羽處世做人的不同價值觀,即使對關羽極重要的劉備,只出現了一個鏡頭,他們也巧妙地避開了拍攝千軍萬馬的對戰場面,因為拍攝這些場面吃力不討好,《關雲長》電影中只拍了一場戰場上的大場面,但也集中在關雲長斬殺錢小豪飾演的顏良的情節上。

導演一面倒傾向褒揚曹操,甚至電影的其他角色,都是由曹操的視點塑造的,包括關雲長。曹操獨具慧眼,欣賞忠義,但內心慈祥,重感情的關雲長,即使明知他和劉備交情很深,勉強留在曹營,亦留不住他的心。即使身邊所有人都認為關公必需死,以免成為將來強大的敵人,但曹操仍然識英雄重英雄,任由他離去,只慨歎關羽生不逢時,活在狼的天下。

曹操和關羽,在導演眼中,大概就是古代《無間道》的劉健明和陳永仁:錯配的命運,隨時代巨輪運轉。曹操是時代需要一個壞人,他明白只有一個好人才知道當壞人的重要性;關羽是時代不需要的一個好人,他不想長期像個臥底般,留在壞人曹操身邊,所以他千里走單騎,也要回到劉備(黃Sir)的忠義群英陣營,因為他們一早在學堂已經認識,還有拿銀雞頭的張飛。

電影亦以曹操收到孫權為了示好而送來關羽的人頭開始,他以諸侯之禮將其安葬於洛陽,並慨嘆關羽一生忠義,最後卻被蠢材,如劉備及諸葛亮之流所累。

戲中全部人皆當局者迷,只有曹操看通全局,有勇有謀,具皇者之風。也令關雲長的角色變得很愚忠,蹉跎於去留,愚昧於感情,不敢對嫂子倚蘭表白,即使對方已經表明心迹。

關雲長過五關斬六將,不斷殺戮,卻是為了避免生靈塗炭,蒼生受苦,非常矛盾。而甄子丹飾演關雲長,外型所限,毫無霸氣可言,戲中他有一個經典的手執關刀弄著鬍子的造型,倍覺他的格格不入,但甄子丹在武打場面上卻發揮得很好,幾場對打設計得很有新意,擊敗卞喜及其手下一幕,更大膽地用上「閉門作戰」,非常風格化。

甄子丹與關雲長外型不匹配,更顯得姜文演曹操無懈可擊,姜文是全片的靈魂,如果不是由他來演,電影定失色不少,曹操角色層次感逐步浮現,而且是「金句王」– 有很多發人深省的對白,莊文強與麥兆輝真的很用心塑造曹操,甄子丹只能在武打場面時,才是宇宙最強。身處亂世,我們需要擇善固執的關雲長,從個人的道德價值來判斷是非,還是懂得治國之道,看透世情的曹操,明白要有必要的犧牲,才能解蒼生之苦?

曹操金句摘錄 ( 寫得很有心思,我覺得甚至有借古諷今之意)

「別人的棋子,怎麼能為我所用呢?」

「關羽兄,英雄,自然你來當 ﹔小人,我來 ! 」

「人間仇恨太多,哪來的道義 ? 」

「關雲長 ! 皇上是殺不得的 ! 殺了他,所有人都有作亂的藉口,到那個時候會死更多人。」

「挾天子以令諸侯,我聽到過這句話,這是一句屁話,明明是天子挾曹操以令諸侯,我知道,這種屁話一定有人會信,兩千年以後還有人會信,但是它仍然是屁話 ! 」

「人,不能依靠,唯有法紀才能倚靠。」

「你知道,好馬為什麼不吃回頭草? ( 張遼:回頭草不新鮮 )  劉備過時了,我曹操才是新鮮貨色!」

 「你為了一個女人,不愛你的女人,跟天下作對 ! 」

「我向你保證,天下一平定,我先殺了這個昏君! 」 ( 此句在皇上面前說的……這場戲姜文很厲害! 一個眼神已經震懾全場!)

「我可沒說過我是隻羊 ! 」

而關羽也有一金句,冷然對曹操說的:

「這個天下,你是平定不了的。」

—–


 

精武黑俠無間喋海圍城風雲.The Dark Knight陳真

(  原刊 AV Magazine 17-09-2010)

人生音像城

精武黑俠無間喋海圍城風雲.The Dark Knight陳真

 我只能說,劉偉強的《精武風雲. 陳真》太貪心了,企圖將多種風格及元素集於一身,結果「貪字得個貧」,變成一部場面浩大,但內裡貧血,不倫不類的電影。

說劉偉強「貪」,是因為他貪戀香港人熟悉的傳奇角色陳真,利用他借題發揮,過往電影中,李小龍演過,電視劇梁小龍演過,其功夫硬漢形象深入民心,用甄子丹來演算是延續了陳真的精神。

然而,導演又念念不忘陳真的飾演者:一代巨星李小龍,相信近代每一個習武的人,或多或少都受李小龍影響,導演聯想到小龍傳奇的一生,自然想到他曾參演的劇集《青蜂俠》,於是又很貪心地讓甄子丹來多演另外一個陳真形象--「天山黑俠」造型,外觀上是黑俠及青蜂俠助手的混合體。

「天山黑俠」在混亂的時代,混亂的城市上海,暗地執行正義,與日本黑暗勢力較量。導演又從這狀況想到《蝙蝠俠》的罪惡城--葛咸市,所以天山黑俠出現在電影中,正正是黑夜之神蝙蝠俠的形態,常常從高處俯視蒼生。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上海,面對中國內部軍閥割據,外面有虎視眈眈的列強,這種狀況令劉偉強把《上海灘》及《北非諜影》的氣氛都放進去,蓄了小鬍子的甄子丹赫然是丁力與堪富利寶加的合成。

基於李小龍的《精武門》是打日本人的,所謂「精武精神」自然也離不開與日本人決鬥,在那個時代的上海,導演自然又將軍國主義抗張,日本侵華的野心放進電影中,為了表揚中國人抗日決心,又想到描述陳真成為愛國地下運動的行動者,結合一眾熱血戰友、良心傳媒及愛國學生,都是忠心愛國的好男好女。

時局複雜,又離不開各國情報人員互相矯飾滲透,於是導演又捨不得來一套日本女特務潛伏的情節,還要忍心親手殺死好友,當然也離不開與男主角一段東洋刀鋒邊的愛情。

但考慮到很多觀眾入場是看全宇宙最好打的甄子丹的功夫,所以在歐洲戰場上槍林彈雨下,甄子丹要作Matrix式避開子彈,以中國功夫將德軍殺死。

但誠如電影中黃秋生飾演的劉爺感慨,對陳真說:兩個人的力量改變不了世界,所以劉偉強最後還是讓陳真回到「隻揪」的舞台,單挑毫無人性日本軍人,甄子丹還要大耍雙截棍,讓人懷念一下李小龍的風采。

拍過警匪複雜心理交戰《無間道》系列的劉偉強,在本片有明顯的退步,鏡頭運用笨拙,在陳真與日本將領決鬥時加插的回閃片段,非常突兀,而一再讓陳真說出「中國人不是東亞病夫」對白,煽動觀眾的民族情緒,更顯導演技窮。

以上種種,全都塞進一部兩小時的電影內容中,結果除了極度自我膨脹的甄子丹外,其他角色都是面目模糊,或取材自慣見的類型片中,劉偉強野心太大,泡製出一部風格調割裂,精神錯亂的史詩式電影--《精武黑俠無間喋海圍城風雲.The Dark Knight陳真》。請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