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邱禮濤

《失眠》:我切!


Spill,   17/05/2017

《失眠》:


我切!

三級電影《失眠》的宣傳重點,包括:
1. 是邱禮濤及黃秋生這對香港 cult 片組合,自從 1996 年《伊波拉病毒》後再度合作攪「血腥暴力」電影 。
2. 是黃秋生公開宣佈最後一次拍這類片種。
3. 是電影公司聲稱三級也要删剪後才能公映的尺度。

眾多理由中,對港產片支持者而言,第一項最吸引——邱禮濤和黃秋生是影壇罕有的「最佳拍檔」,不是誰是誰的御用演員那種,而是兩人識於微時(八十年代邱禮濤在亞洲電視實習時認識該台合約藝員黃秋生,兩人志趣相投,邱邀請黃拍他的學生習作),對電影有「冒險精神」,敢於創新。

1993 年的《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是二人合作的里程碑,直接而毫不掩飾的暴力,是雙方互相推動下,突破底線的作品;黃秋生的破格演出,罕有地得到金像獎認同,成為最佳男主角。

王晶認為血腥三級片有噱頭,邀請邱禮濤再下一城,直接促使邱禮濤和黃秋生拍成了二人的「代表作」《伊波拉病毒》,該片在無人監管下,有極其放任的自由度,導演對時局的不滿,滿腔怒火都宣洩在這部歇斯底里,離經叛道的殘暴電影中。

黃秋生在《伊波拉病毒》飾演阿雞,一個被欺凌的弱者,最後瘋狂大反抗——當時在九七回歸前的陰霾,香港社會大量牛鬼蛇神現形,邱黃兩人的確為香港人發洩了不滿,之前兩人在資源緊拙下拍的《的士判官》,也為小市民吐了一口悶氣,當時無人會想到,《伊波拉病毒》竟然有前瞻性,預視了 2003 年的沙士疫情;《的士判官》內借題發揮的的士問題,到了今天仍未解決,甚至變本加厲。

還是回到《失眠》的話題。期待《失眠》的觀眾,大抵經過《伊波拉病毒》洗禮。面對 689 的管治下,經過「雨傘革命」的失敗,制度暴力令許多不公義的事情「合理化」,市民厭倦了政客的語言偽術,不滿已到了一個爆發點。近年,合拍片成為主流,香港電影北望神州,已經不是為香港觀眾而拍,難得邱禮濤再搞血腥暴力、放棄大陸市場的港產 cult 片,大家都希望他能盡情和大家再瘋狂一次。

可惜《失眠》和《伊波拉病毒》完全是兩回事。《失眠》很冷靜,充滿計算,包括那些宣傳上事先張揚的血腥,都是小兒科(我看的是導演 uncut 版)。

《失眠》很「正常」。它有一個結構完整的劇本,骨子裡是個題材缺乏新意的日佔時代的「鬼故」,以日軍在香港淪陷時期的獸行,鼓勵觀眾的憤怒情緒。《失眠》是以 90 年代的時空開始的,香港淪陷鬼故是後來才插進的回憶,但佔了電影的一半篇幅以上。

縱然邱禮濤一再強調,他已經不年輕,很難再回到《伊波拉病毒》時的張狂。他推介《失眠》是有嚴肅的命題,反思在亂世中,要做一個「好人」並不容易,戲中的林醒(黃秋生 飾),性格懦弱,半推半就下做了「漢奸」,他良心發現,救了一批被日軍關押在「慰安所」的女孩。但一人之力有限,他無法同時拯救侯文禎及文媛兩姐妹(衛詩雅分飾),文禎成了慰安婦遭日軍摧殘至死,死前對漢奸周褔(林家棟 飾)及林醒下了茅山毒咒,禍延後代。

觀眾會覺得惡貫滿盈的周褔罪有應得,林醒值得同情,邱禮濤在《失眠》中顛覆了「好人有好報」的常理,但單是這個「鬼故」在今天的製作考慮下,可能稍欠賣點,於是邱禮濤便加進了一個「現代」的包裝,將故事重新切割和組合,成了現在的《失眠》。

邱禮濤曾經表示,《失眠》的初步構思,來自黃秋生看過的《路西法效應》(The Lucifer Effect)一書,記錄了 1971 年,美國社會心理學家菲利普.津巴在美國史丹褔大學進行的心理研究,透過研究監獄的運作模式,看看人類的行為如何受到影響,該項研究曾被改編成多部電影,包括 2015 年以較寫實手法,重現研究過程的《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

在編劇李敏及李昇的包裝下,「香港淪陷鬼故」增多了一層結構,便是《失眠》前段,90 年代香港大學教授林惜家(由黃秋生分飾),致力研究睡眠對人類的影響,方向是能否減少人類的睡眠時間而不影響正常生活。

林惜家重遇舊友丘夢熙(吳俐璇飾),她家族深受失眠症困擾,邀請林惜家到馬來西亞診斷,故事從林惜家受失眠困擾開始,他想到父親林醒死前行為異常,懷疑和失眠有關。這位不拘小節,目標為本的科學家,竟然想到去「問米」,找父親了解詳情,劇情因此接入「香港淪陷鬼故」那段。普遍香港編劇有「資料搜集病」,急不及待將搜集好的資料,密集地展示,不時由角色直接說出,《失眠》初段,觀眾獲得不少關於睡眠的科學知識,但這只是《失眠》的掩眼法,當林醒的故事結束後,橋段是接不回現代的,按照情節發展,很難想像會引致一個「復仇 + 失控」,強調恩果報應的結局,因為根據劇情林惜家兒時是知道侯文禎對林家下的咒。電影沒有繼續研究「睡眠」,只在一場血腥場面後草草收場,有點虎頭蛇尾。

至於宣傳想強調的「超三級」場面,主要是林醒在精神錯亂下,拿刀把日本軍官的陽具及睪丸切下,再塞進軍官口中,這件道具做得「血淋淋」,很逼真。其實在 2014 年邱禮濤導演的低成本鬼片《重生》中,已經有「切生殖器」場面,而且是 3D 的,《失眠》只是重施故技,但論恐怖氣氛,它不及另一部舊作《降頭》。「邱禮濤 + 黃秋生 + 血腥暴力」,沒有那份顛狂,無疑浪費了這個「生招牌」。

Advertisements

《選老頂》:劈出真普選

​原刊 《Spill. hk》20160321


《選老頂》:


劈出真普選


原名《選老坐》不能用,因為「老坐」一詞被港英政府界定為黑社會術語。「老頂」與黑社會的「老坐」(社團話事人)的意義隔了一重,但邱禮濤導演殺氣騰騰,離銀幕老遠也可嗅到這一陣腥風血雨。

血腥暴力是家常便飯,《選老頂》最惹人談論的是,邱禮濤將政治放在黑社會的脈絡中,講「一人一票」的「真普選」。2005年杜琪峰以《黑社會》提醒香港觀眾,三合會老早已有「老坐」選舉,而香港人在「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框架下,普選特首仍然遙遙無期。

《選老頂》大膽直接將近年政壇目睹的荒謬言行,放到黑社會的脈絡中,碰撞出極大的諷刺性。社團「正興」的猛將林七鋒(杜汶澤)出獄,適逢「老坐」交接期,社團安排六寶(姜皓文飾)參選陪跑,以助可樂(何華超)當選,但社團另一風頭人物豺狼(王宗堯)高調參選,而且暗中賄賂有投票權的元老,七哥欲重振雄風,在好友六寶讓路下宣佈參選。可樂被殺,選舉只剩七哥與豺狼兩名「合資格」的參選者,七哥不滿社團只有九個人有投票權的「小圈子選舉」,建議「一人一票」補選,正興因選戰而爆發極其殘酷的廝殺,但其實一切盡在資深元老神爺(黃秋生)的掌控中。

《選》有多對政壇的諷刺,不少對白挪用政客及官員曾經說過的「金句」,香港觀眾會會心微笑,控訴由「提名委員會」操控誰人可以「入閘」被提名參選,矛頭更是直指香港特首選舉。邱禮濤不留情面地將政治操作,與黑社會相提並論。
雖然邱禮濤在影像及語言上已經表現得很狂放,但視野未能超越杜琪峰兩集《黑社會》,《選老坐》雖然提出有「黑社會維穩論」的秘密議程,但始終不敢觸碰回歸以來影響香港的最大勢力:中國政府。

《選老頂》滿佈嘲諷,卻停留在「過口癮」階段,未有深化主題,金句說完了,過把癮之後又如何呢?《選老頂》選擇回歸街頭大廝殺,七哥與豺狼互劈,警察刻意袖手旁觀作結,無疑浪費了電影中段,七哥以「食票」向神爺爭取社團一人一票選老坐的「奇招」,影片沒有繼續顛覆到底,感到邱禮濤沒有「去到盡」(至少我想知道選舉結果),也許導演面對真實的「政治」時,仍然有所顧忌,未能盡情。

《選老頂》抽離了香港現在獨特的政治氛圍,及微妙的中港關係,本質上只是部「古惑仔」類型電影:雨中廝殺場面,邱禮濤在《洪興仔之江湖大風暴》拍過 ;  鍾少雄的《惡勢力》用過更誇張的動畫表達極血腥場面; 劉偉強的《97古惑仔之戰無不勝》也拍過「話事人」選舉的荒謬……《選老頂》末段急剎車,然後老調重彈,提出「壞人中有好的,但好人中更多壞人」,煞有介事以一碗黑白混和(芝麻糊撈豆腐花)的糖水大特寫作結,道出我們正身處黑白不分的混亂年代……但觀眾對敢言的邱禮濤期望應不止於此。

七哥高呼「『正興』從此不一樣」之際,我們更期望香港電影,在《十年》、《樹大招風》及《選老頂》後,更大膽的批判性,從此也不一樣。

《雛妓》: 不認命

wpid-sara_finalposter.jpg

(原刊  AV Magazine 02-2015)

《雛妓》:

不認命

蔡卓妍不是飾演雛妓,先消滅某些觀眾的幻想。她在預告片大罵「我有比你x 㗎!(我有讓你操的!)」,看似很爆,但其實是綽頭居多,電影公司的行銷策略很成功,至少有 noise ,令觀眾好奇。

《雛妓》的劇本有很多瑕疵,但仍是值得認真觀看的電影,故事講述蔡卓妍飾演的何玉玲(Sara) 的成長歷程,她十多歲的時候,被繼父(何華超飾)強姦,奪去貞操,母親(孫佳君)知情卻啞忍。Sera 決定離家出走和輟學,流落街頭時認識了經常獨自在碼頭釣魚的寂寞中年人甘浩賢(任達華飾),兩人談得投契,Sara 替甘浩賢口交,來換取在他車上度宿,甘在半推半就下接受了她的性服務。

wpid-qss-8x12-34.jpg.jpeg

其後,甘浩賢提出包養Sara ,條件是要她重返校園讀書,甘比Sara 年長30年,他是教育署高官,兩人展開了長達8年的不倫關係,Sara 考進大學的新聞系,畢業後在雜誌社任職記者。往泰國旅行時,Sara 認識了年輕的性工作者Dok-My, 她出身自貧窮農村,自幼被賣到城市當雛妓,Sara 在Dok-My 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決心把她救離苦海。

導演邱禮濤是香港的傳奇人物,80年代至今執導超過70部電影,見證行業的高低起落。邱禮濤是圈中出名的快槍手,他的風格多元化,拍過不同類型的電影,當中有不少爛片。但邱禮濤不時會拍一些冷門的寫實電影,如2001年的《等候董建華發落》,關注一群因香港主權移交後仍未獲確定監禁年期的少年犯;2007年的《性工作者十日談》,呈現行業的真實情況,這些電影都沒有賣座的把握,但可察覺導演的誠意。

wpid-sara02.jpg

《雛妓》沒有賣弄奇情,李敏的劇本,擺脫道德層面的批判,著眼微妙的感情變化。蔡卓妍亦真正遇到一個她從影以來值得投放感情的角色;電影主要是關兩位女性(Sara與Dok-My)如何掌握自己的命運,過程殊不光采,也不容易,卻是有不認命的狠勁。

電影肯定了「教育」的重要性,但內裡又隱含諷刺。Sara透過中學及大學教育獲得正面的人生觀,資助她的包養人是教育建制內的重要人物,而甘浩賢從Sara 的肉體中釋放現實的壓抑,兩人關係建基於肉體和金錢,但8年過後,兩人卻因為要重歸正常生活而分手,導演描繪這段愛恨交纏的複雜關係,是香港電影少見的深度,最後Sara 因為放不開而自尋短見,足見她對甘浩賢有份不敢承認的真愛。

wpid-sara01.jpg

後來她將這份愛心傳開去,以生命影響生命,Sara 幫助Dok-My 帶點偶發性,出於一份職業的義憤(她認真報導的官商勾結黑幕被雜誌臨時抽起)和自我救贖,甘浩賢的死更令她想將那份錯愛轉移,Dok-My 愈是被動和認命便愈能激發Sara 的決心,雖然相對整個泰國的色情行業,Sara 所能作出的改變是微乎其微,但導演卻是從感性的角度出發,來描寫Sara 的霎時衝動,往往就是這一念之間,改變了別人的命運,正如甘浩賢當初包養Sara ,動機並不純正,也非深思熟慮,但卻改變了她的一生。

《葉問:終極一戰》// 葉問香港style

葉問終極一戰

(原刊AV Magazine 29-03-2013)

人生音像城

葉問香港style

《葉問:終極一戰》已是第4個於電影中登場的葉問,在甄子丹、杜宇航、梁朝偉之後,黃秋生的終極登場,還能拍出新意嗎?

邱禮濤是我非常欣賞的香港導演,他的「快靚正」及靈活變通,是香港人做事的特色,他創造的葉問,以「香港」為真正主角,影片的第一個長鏡頭,track 進50年代的舊香港街景中,令人印象深刻,電影花了不少心機在置景,很仔細重視了當年香港的生活,是邱禮濤的電影中少見的規模,美中不足的是佈景雖然規模不少,但太「新淨」,但有點假,好像香港是全新建立的城市,沒有舊建築 !

葉問終極一戰 05

將幾部葉問電影放在一起是很有趣的,可以有互相補足的奇妙處,《終極一戰》的香港,比其他幾部葉問,實感最強,《一代宗師》是武戲文拍,它的「香港」是浪漫化的,根本不在意真實感,王家衛甚至以幾段歷史影片便交代了。

葉偉信的《葉問2》,重點放在與英國拳王擂臺決戰的民族情懷,《終》的葉問更將大時代香港下的一個平民百姓,黃秋生用了「佛山口音」來演繹這位一代宗師,更加平易近人(雖然起初聽來有點怪,但慢慢便習慣了,不過袁詠儀也是這種口音,兩人一起時很滑稽) ,他說著一些有生活哲理的「金句」,但又不會像《一代宗師》那麼詞藻華麗及意境優美,較接近甄子丹式的「返屋企食飯緊要,定分勝負緊要」的道理,這次是以「碟頭飯」來妙喻香港精神:文化混雜的背景碰上隨遇而安的過客。

葉問終極一戰 08

黃秋生的葉問不是完美的強者,天冷沒棉被,需要徒弟們接濟,他敵不過病魔,他會因喪妻之痛而倒下,他那段「婚外情」,比起梁朝偉葉問的精神出軌,顯得更草根味,但卻又要兼顧徒弟們的感受,將愛情丟開。

葉問終極一戰 07

許多香港的歷史事件都很「輕巧地」放到本片中作點綴,如大罷工、制水及颱風「溫黛」襲港,借陳小春飾演的警察角色串連,他在貪污風氣下難免隨波逐流,人物描寫得很有血肉,也很有那個年代的感覺。但基於「合拍片」的考慮,淡化了一些富政治色彩的歷史大事,如一九六七年的暴動,而當年的調景嶺也沒有中華民國國旗。

葉問終極一戰 04

《終》的特色是著重描寫葉問的師徒情義,帶出舊香港鄰里的守望相助精神 — 但始終邱禮濤實牙實齒,拍得很好看的,還是動作場面。秋生有大聖劈掛門的武功底子,改良了的詠春拳動作,打得非常好看,而與曾志偉的白鶴拳的對決,充滿驚喜。結局的城寨混戰,貼近邱禮濤的香港味道。

—–

(參考:《葉問 – 終極一戰》製作特輯「情懷篇」)

 

《Laughing Gor 之潛罪犯》:智慧型低能犯罪電影

( 原刊 AV Magazine 06-01-2012)

AVM Review

 

Laughing Gor 之潛罪犯 :

 

智慧型低能犯罪電影

 

 

 

承接電視劇的餘勢,TVB再次將Laughing 哥的故事搬上大銀幕,同樣由《Laughing Gor 之變節》的邱禮濤執導。《潛罪犯》的開局頗有先聲奪人之勢,以大學教授霍天任( 吳鎮宇飾)的犯罪心理學課堂開始,提出「犯法」與「犯罪」之間的迷思,及嚴刑逼供的功用及其合法性。鏡頭一轉,教授已經因藏毒及製毒罪入獄,與因槍殺跛Co / 蘇星柏 ( 黃宗澤飾)的Laughing( 謝天華飾)關在同一所監獄,但顯然兩人是另有目的。

 

Laughing 接受了警方臥底任務,調查「黑警」事件,接近自首入獄的前毒品調查科警長大切 ( 杜汶澤飾)搜集情報,教授則聲稱與Laughing目標相同,但其實另有所圖。

 

吳鎮宇是《潛罪犯》的亮眼點,他飾演的教授,是智慧型的「犯法者」,他的理念是無法在合法途徑下爭取公義,便不惜犯法來彰顯,只要理念正確,犯法並不等於犯罪,歷史上的每場革命都是由犯法開始。

 

但編劇及導演對這個犯罪理念琅琅上口,自以為探討什麼平等及公義等大道理,但其實許多電影細節也弄不清,例如教授協助金三角毒販與「黑警」合作計劃,以充公其他毒販的毒品暗中交予金三角的毒犯,再與其他買家交易時,由警方執法拘捕,那樣便可改變金三角人民種植罌粟花賴以生存的狀況,根本是混淆及荒謬的。導演又說不清教授為何要花費氣力說服Laughing成為同道中人,而教授在達成理想世界目標過程中的冷血殺戮,到底算不算「犯罪」呢?

 

《潛罪犯》在搬出一套似是而非大道理後,便無以為繼,在混亂的情節中全面崩潰,處處自打嘴巴,貽笑大方。硬要死去的跛Co角色重現,更是毫無意義的敗筆。導演採取的手法和《終極無間》類同,跛Co在回憶的片段中出場,《終極無間》中,陳永仁的過去,帶出了楊錦榮及沈澄兩個在「現在」前來對付劉建明的重要角色,但跛Co過去和劇情沒太大的關聯,純粹是TVB要黃宗澤參與其中。另一角色楊立青(歐陽靖飾)也近似,讓他從刑事情報科申請調往懲教署,也是妄顧現實之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