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Matt Damon

《長城》:野獸進城記


《Spill. hk》,  2016年12月28日

《長城》:


野獸進城記
在 2016 年 12 月,有兩部很矚目及惹人談論的中國電影出現,先是張藝謀的《長城》,然後是張嘉佳(王家衛背後發功)的《擺渡人》。

對於《長城》,雖然是刷新紀錄的中美合拍大片,總投資八億多人民幣,創了新高,但不少大陸觀眾對「張藝謀」三字都有敵意及貶意,大有等著看又等著罵的複雜感情。正當人們等著抨擊《長城》的華麗與蒼白時,《擺渡人》適時出現了,它直接挑釁觀眾,以胡鬧方式來實踐王家衛風格,雖然有消息說《擺渡人》大部份是由王家衛操刀的。
《擺渡人》成功地擺渡了張藝謀,批評者回頭看看,原來《長城》也不是太差。
很多人喜歡過張藝謀的早期作品,欣賞他的誠意。近年張藝謀愈拍愈大,《滿城盡帶黃金甲》、《英雄》與《十面埋伏》都是大製作,他雖然偶爾會像《三槍拍案驚奇》的奇片來嚇一嚇大家,但基本上張藝謀是沒法走回頭,連他自己也在訪問說:不要期望我再拍《紅高粱》或《秋菊打官司》吧!人總要向前看,接受新的挑戰。
對張藝謀而言,新挑戰就是拍攝國際級大片。將《英雄》和《十面埋伏》的規模再升級,會是怎麼模樣?《長城》的構思非張藝謀原創,原是美國電影 Max Brooks 及 Edward Zwick 的點子:西方美雄在長城打怪獸,然後和中國美女滾床單……想起也興奮,原定由 Edward Zwick 執導,多年來一直未能落實,終於迎上大國崛起,中國電影勢力影響荷里活的年代,《長城》終於可橫空而出,實在是全球影迷之褔。
最終來到中國城牆是麥迪文,與《無間道》/《無間道風雲》(The Departed)的劉德華 / 劉健明在古代重逢。《長城》的時代背景含糊(資料說是宋代),僱傭兵威廉(麥迪文)與同伴逃避敵人追殺,來到了長城外,被中國士兵發現,威廉說曾在暗黑中斬殺了一頭異獸。
鎮守邊關的邵殿帥(張涵予)大為緊張,原來中國軍隊已在長城嚴陣以待,嚴防每 60 年出現一次的猛獸「饕餮」來犯。牠們是嗜肉猛獸,集體行動,聽命於一隻「獸王」,傳說是因古代的帝王貪婪,上天引入饕餮懲戒之。
邵殿帥手下有將領林梅(景甜)及王軍師(劉德華),兩人另一作用是和麥迪文說英語對白。景甜是絕對要留意的中國女演員,不是讚她演技好,而是她家底厚,人脈廣,《長城》之後幾部荷里活大片,如《Kong: Skull Island》和《Pacific Rim: Uprising》都有她的份兒。《長城》英語三人組中,景甜戲份和麥迪文差不多,連彭于晏﹑林更新等已能獨當一面的男星都只能演大配角,可見《長城》的陣容有多強勁。
一如所料,《長城》是張藝謀 show off 之作:極盡華麗之能事,電影情節雖然是人獸大肉搏,有點殘酷,但張導永誌不忘「場面先決」的道理,畫面必定要「靚」,「靚」可以駕馭常理,所以城牆上響戰鼓,也是要舞蹈式;士兵的盔甲也以不同的奪目顏色區別,展示不同的功能,以「藍盔甲」隊伍最搶眼,由清一色美女組成,工作也最危險——腰間繫繩,由城牆飛躍而下,近距離以長矛刺殺猛獸,隨時以身相許,被噬至血肉模糊。其他隊伍配備各式武器迎敵。很欣賞設計師的心思,武器都很有古風,配合想像力創造出來,如藏於城牆的剪刀及響箭,襯托主角麥迪文的一把舊破弓。
張藝謀不忘在沙場戰陣中,展現像「2008 北京奧運開幕典禮」的美感人海,在高角度下,這些七彩繽紛的士兵在強勁配樂下輪流被猛獸撲擊,非常悲壯。
《長城》不是很差的電影,雖然角色性格都像紙版人般平面,但至少它有簡單的故事,看這種大片,「場面 + 特技」是重點,觀眾起碼不用捱劉德華在《天機:富春山居圖》及《偷天特務》的演技。劉德華很在意英文對白,說來小心奕奕,每個尾音吐字都很清楚,一絲不苟,像個準備英語口試的考生。《長城》的特技鏡頭很多,3D 效果可觀,導演也不吝嗇,成千上萬的饕餮展現眼前,絕無遮遮掩掩,「獸王」也有特別造型,喜歡《侏羅紀公園》的觀眾應該滿意。
電影中的「饕餮」生性狡滑,但會汲取經驗而進步,這次牠們學會「暗渡陳倉」和「聲東擊西」,強攻之餘,挖掘地道穿過長城,向城市推進。「饕餮」的數目眾多,多如蝗蟲,被牠們衝破防線,進入中土便不堪設想,這個故事教訓我們:要打敗中國人,數量一定要比中國人多。
幸好「饕餮」思想單一,完全聽命「獸王」,收不到「獸王」的 Wi-Fi 訊號便會僵硬不動。麥迪文與景甜就是利用這弱點來出奇招對付牠們。有些心腸壞的觀眾猜度,「饕餮」是影射中國人:數目多﹑盲從和很容易佔領及蹂躪鄰近城市。

Advertisements

《騙地謊言》(Promised Land) // “Fuck you” money

Promised Land

(原刊 AV Magazine 26-04-2013)

 

人生音像城

 

“Fuck you” money

 

 

我喜歡《騙地謊言》(Promised Land)那份淡淡的感覺。據說,本來是麥迪文(Matt Damon)自編自導自演,作為他的第一部導演作品,但後來他認為自己未夠充分準備,導演換上了吉士雲辛(Gus van Sant)。

Promised Land 02

 

看過預告片,以為那會是像易卜生(Henrik Johan Ibsen)的劇作《人民公敵》,是關於追求公義與真相的故事。但《騙地謊言》它刻意避開了可以製造戲劇衝突的場面(如村民的投票),或者設計市民vs大財團的訴訟場面,整部電影很輕巧,沒有任何標籤,例如「無良」的發展商,或「貪錢」的村民。

 

Steve Butler(Matt Damon飾)的「良心發現」也不是全盤否定他工作的意義(說服村民賣地讓公司鑽探地底天然氣),他只是希望人可以認清什麼才是自己「真正」的選擇及需要,而不用被別有用心的人「擺佈民意」。

Promised Land 05

《騙地謊言》是一部關於「選擇」的電影,而不是一面倒贊同「保育」,或拒絕發展。片中最大的爭議是那位「環保組織成員」的真正身份 – 那亦是令Steve最氣憤之處:他可以輸,他會尊重居民的投票結果,但他不能忍受公司背後那卑鄙的操控手段。

 

《騙》的故事原作者Dave Eggers,之前寫過Sam Mendes導演的《尋找安樂窩》(Away We Go)電影劇本,也是關於如何選擇生活的故事:準父母為將出生女兒綢繆,穿州過省探訪親友,尋訪合適安居地,好讓女兒在較好的鄰舍環境下成長。

Promised Land 03

有人選擇歸園田居,過簡單的生活,但城市發展往往連這些「退步」的空間也扼殺,像菜園村的村民,他們想維持簡單的務農生活,他們不需要一小時乘高速鐵路往返大陸城市的方便,但偏偏有人說這是「社會進步的需要」,不然我們將來便會落後於世界步伐,我們的進步,其實是由其他人犧牲了他們的選擇而達成的。

 

Promised Land 06

 

當鐵路四通八達時,我們同時失去田野,失去上山看日出的羊腸小徑。有時,我會問自己,可以生活得慢一點嗎? 可以退步一點,留多些思考空間嗎? 但當生活是由物價、樓價及股市來決定時,我們稍一停步,便會入不敷支,一輩子就在許多「不足」下匆忙過完。

 

於是我們拚命賺錢,省吃省用,把資源留給後代,父母老早逼孩子去學很多技能,為了裝備他們,應付競爭只會更激烈的未來世界,免得他們輸在起跑線上。

Promised Land

所以我很喜歡Steve在酒吧中與村民理論的一段,他說,村民認為財團「利誘」他們的都是「去你的臭錢」(“fuck you”money),但當他們生活逼人,被銀行收樓收地時,他們才會想到那些 “fuck you”money的用處,「“Fuck you” money is the ultimate liberation”」(「去你的臭錢」才是最根本的解決方法) 。《騙地謊言》沒有仇視那些為了金錢而放棄土地,放棄現時生活方式的村民,每個人有自己的考量,最重要是認清,那是你真正的選擇。

 

 

在動物園散步才是正經事

( 原刊 AV Magazine 16-12-2011)

人生音像城

在動物園散步才是正經事

《翻身動物園》( We Bought A Zoo ) 的戲名翻譯得怪怪的,好像是動物園裡的動物在轉身。

麥迪文( Matt Damon)演一個慈祥的年青父親Benjamin,難以忘懷因病去世的妻子,兒子又因屢犯校規被逐出校門,決定搬家,遠離傷心地,他看上鄉郊一間大屋,但那是一間式微的動物園的一部份,園主去世了,靠遺產勉強維持開支,一旦錢用完,動物園便要結束,動物便乏人照顧,園主的遺囑列明,買屋的人必須繼承動物園。

眼見小女兒很喜歡園裡的動物,原本是作家及記者的Benjamin決定冒險一試,做了大膽的決定,傾家蕩產買下動物園,並重新裝修,打算於即將來臨的夏天重新開張,留下來的員工,包括美麗的飼養員Kelly( Scarlett Johansson 飾)都很雀躍,希望動物園能重現昔日光輝。

這是一個部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麥迪文的角色形象清新討好,展示了他情深的一面,尤其是當夜深人靜打開電腦翻看妻子照片而感觸落淚。電影很勵志,片中充滿好人好事 – 好爸爸、天真女兒、熱心的員工、可愛的動物,唯一的「奸角」是負責檢查及發牌照的官員,也是表面挑剔,內心仁厚,所有角色都很sterotype,過於模式化,令我覺得導演Cameron Crowe 過份樂觀及天真,展露Benjamin小女兒的天真可愛表情也太多太膩了,這個改編雖然很勵志,但過度童話化便削弱了真實性。

可能,我是個悲觀的人,早就不相信太美好的東西,像我這種人去看勵志的大美國精神,想做就去做的電影是很煞風景的,《翻身動物園》不期然令我想起兒時參觀荔園的不快經驗,孤寒園主邱德根先生經營的動物園裡,大象像患有皮膚病,老虎像隻失卻霸氣的貓,瑟縮於籠屋內,那時天真的我已經感到牠們不快樂,而管理員都是阿叔阿嬸,如果有些像Scarlett Johansson樣貌及身材的員工,我認為荔園不用執笠。

《翻身動物園》中「翻身」的是指老闆,Benjamin也算是有點財富的人吧,不然也沒有錢購下一個動物園,他其實沒有身要翻,本身也不是關注動物權益的人,他只是想過新生活,尋找人生下半場該走的路,他著重感情,苦苦放不開塵世情緣,愛妻的美好記憶如影隨形,她生前暗地裡為他儲了些應急錢,幫助他追逐不切實際的夢想。他對於生病的老老虎(沒寫錯,是很老的老虎)不肯放手,讓牠早往極樂,勉強維持牠的生命只增添痛苦。尚好經營動物園的經驗令他更豁達,他帶兒女到和妻子初邂逅的餐廳——她正閒坐在窗邊的桌子–那是很感人的一幕:懂得調節情緒,便能將不愉快轉化成滋養心靈的良藥。

Benjamin是位愛追夢的冒險家,這部電影令我想起另一部影響我很深的《幻夢成真》( Field of Dreams),1989年的舊片,奇雲高士拿飾演的農夫,某天聽到感召,有把聲音說:If you build it, he will come. 他想起亡父的心願是成為一位出色的棒球手,可惜因涉及打假波醜聞而鬱鬱不得志,他毅然將農耕的整片玉米田剷平,興建一個棒球場,旁人都笑他痴傻,只有妻子及兒子支持他,某個神奇的夜晚, “he”— 爸爸穿著整齊的球衣出現了,兩父子在場中傳球,再次築起溝通的橋樑。

20多年前看的電影,在碧麗宮戲院看了3次,每次都哭得眼腫腫,當時很相信If you build it, he will come的精神,沒有破,便沒有立。當年我眼看時常光顧開的電子遊戲機中心長時間不換新機,幫襯開的茶餐廳的食物愈來愈難食,伙計愈來愈臭串,應該距離執笠之期不遠,當時我想過,由我買下來經營就好了 !可惜我不是Benjamin,我沒有錢……有錢才能「翻身」呀,大佬 !